俞敏洪:养老保险费率应尽快适度降低

    来源:新京报 作者: 2015-03-05 14:36:00 编辑:李柳瑶

      自年初以来,对于“中国社保费率过高”的讨论一直在舆论场升温。这也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的注意。>>专题:“四个全面”强信心——2015全国两会报道

      新京报记者获悉,俞敏洪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对我国现行社保政策进行适度调整的建议》的提案。在这份提案中,俞敏洪表示,我国现行社保制度中企业和个人的社保费率过高,缴费基准过高,计算方法不科学。他建议,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社保费率,尤其是占“大头”的养老保险费率,“养老保险费率应尽快适度降低”。

      “高费基加高费率使小微企业难承受”

      今年2月25日,国务院确定将失业保险费率由失业保险条例规定的3%统一降至2%,这为降低社保费率的改革打响了“第一枪”。

      俞敏洪在提案中写到,此举每年将减轻企业和员工负担400多亿元,但由于我国社保缴费比率合计超过41%,仅1%的降幅对大多数企业和员工而言,减负作用甚微。

      俞敏洪援引人民网的一项调查称,认为我国社保缴费率“过高”和“较高”的网友达到了79.38%。

      提案指出,目前,“五险一金”中“五险”部分的社保费率企业为29.8%,个人分担缴费合计近工资的41%。如果再加上公积金,这个比例将超过60%。

      同时,提案指出我国目前社保缴费基准过高,且缴费基准各地每年10%以上的刚性增长,超过了大多数企业盈利增长的速度,“高费基加高费率,使许多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感到负担沉重,难以承受。”

      俞敏洪在提案中建议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社保费率,尤其是占“大头”的养老保险费率应尽快适度降低,防止缴费标准过高导致“杀鸡取卵”现象的发生。同时,他呼吁采用科学的计算方法,以确保社保缴费基准的准确性,“设定与经济发展值相匹配并略低于经济总体发展水平的社保缴费基准,让企业和个人能够较为轻松地缴纳。”

      “应加大政府财政对社保基金的补贴力度”

      俞敏洪还在提案中建议:“尤其应尽快加大政府财政对社保基金的补贴力度,规定每年从财政收入中抽取固定的比例,转移到社保基金中来,改变长期以来由企业和个人为主体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方式。”

      名词解释

      社会保险费率

      是指单位和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占缴费工资的比例。我国城镇职工法定社会保险为5项,即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前3项由企业和职工共同缴费,后两项只由企业缴费。

      追问1

      中国的社保费率为什么高?

      数据显示,在与125个国家的社保费率对比分析后,只有11个国家的社保费率超过40%。

      目前,在我国5项社会保险费率中,养老保险费率偏高。人社部有关负责人曾表示,其他4项之和在12%左右,处中等偏上水平。因此,社保费率偏高的主要原因是养老保险的费率偏高。而这一现象的造成,是源于上世纪90年代的国企改革。

      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副主任杨立雄介绍,我国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行国企改革,一部分人下岗,也有人提前退休。所以社保制度的模式由“先收先付”改变为“统账结合”,这就意味着开始实行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部分积累制度模式,即在确保当期支付的基础上,再为未来积累一部分资金。据此确定的费率,自然比只保证当期发放要高一些。

      另一原因是“转轨成本”。上世纪70年代之前,我国实行单位保障的养老制度。而在90年代的改革以后,已退休的“老人”等没有积累或积累较少,其“视同缴费”期间的待遇,需要通过现在的单位和在职职工缴费来弥补,推高了现行的养老保险费率。

      此外,人社部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造成社保费率较高的另一个原因是“人口结构”,为应对老龄化高峰的挑战,持续确保基本养老金的按时足额发放,需要维持一定的养老保险费率。

      追问2

      降低社保费率切入点在哪里?

      学界认为,降低社保费率,主要是降低养老保险的费率。杨立雄解释,其他几项保险的费率降低的空间并不大。

      根据现行养老保险制度,企业按工资总额的20%(少数地区达到22%)缴纳养老保险费,个人按工资额的8%缴纳养老保险费。杨立雄曾对比过167个国家的养老保险缴费率,发现个人缴费率的平均值为5.7%,中位值为5%;企业缴费率的平均值为9.6%,中位值为7.9%;总缴费率的平均值为15.3%,中位值为12.8%。

      他发现,我国养老保险的缴费率均明显偏高,其中企业缴费率排在第17位,总缴费率排在第15位。因此,他认为中国社保费率结构不合理的原因是养老保险比重太高,而社保费率的降低空间是很大的。

      杨立雄认为,中国养老保险的高缴费率不仅压缩了其他社会保险的缴费空间,还抑制了企业年金和补充养老保险的建立,从而无法建立起一个多支柱的养老金体系,“因此降低缴费率成为下一步改革的关注焦点。”

      追问3

      未来的改革方向是什么?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央明确提出了要适时适当地降低社会保险费率,指明了未来的改革方向。那么,养老保险费率改革推进中的障碍是什么?杨立雄认为,政府需要考虑社保基金的收支平衡,如果亏空大,政府财政可能要出很多钱来补这个窟窿。

      “沉睡的社保基金”一词多被媒体用来形容我国的社保基金现状,外界普遍认为中国的社保基金的投资大多存在银行账户之中,收益很低。杨立雄说,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发达国家有个词叫“养老金资本主义”,这是因为养老金已经超过占GDP的100%,投资收益多来自海外市场。

      他认为,另一个需要直面的问题是社保基金管理中存在的漏洞,“很多地方的社保基金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往往政府部门的几个人就能决定存在哪个银行。如果缺少监管,就可能出现利益输送和权力寻租。”多地都没有公开基金用在哪里和存在哪里,而这方面的改革则牵涉到政治体制,不仅是经济的问题。

      此外,杨立雄与俞敏洪都看到了建立“企业年金”的重要性。杨立雄认为,建立企业年金是未来养老保险的改革方向,而这则意味着政府提高对企业的税收优惠,只有税收和基本养老保险的费率降下,才能使得企业年金有大的发展。杨立雄表示,当务之急政府应该从“降低费率”和“提高管理效率”两方面入手,具体操作上不能让征缴的人员有寻租空间。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张婷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