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嫌工资低将针扎入2岁幼童体内 获刑1年

    来源:新京报 作者: 2015-12-03 09:34:00 编辑:李柳瑶

      新京报讯 (记者王巍)为报复雇主,保姆杨某将两根断了的细针扎入雇主家不足3岁的幼童体内,导致其二级轻伤。昨日,杨某因故意伤害罪被石景山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

      针刺入身体因不易发现

      29岁的杨某是被害人小晨(化名)的保姆,也是小晨一家的远房亲戚。

      石景山区检察院公诉称,自2014年起,杨某在小晨家做保姆。2015年7月31日下午,杨某因小晨哭闹心生不满,先在家中将一根断的缝衣针扎入小晨右侧臀部内,随后又在楼道中将另一根断的缝衣针扎入其左侧臀部内,两根针长分别为1.1厘米和2.8厘米,致小晨双侧臀部异物存留,经鉴定属轻伤二级。

      小晨父亲张某于2015年8月7日报警,民警于同年8月23日将杨某抓获。

      杨某供述称,将两根针全部刺入小晨体内,是因为“这样可能看不出来,如果用针一下一下扎可能会有针眼,有可能被发现”。

      当被问及伤害小晨的原因,杨某最初称因小晨特别淘气且哭闹不止,自己心情也不太好,想以针扎解气;后又称是因为小晨父母给开的工资低于市价,每月仅给其2800元,而市价是3000元,故产生了报复心理。杨某称自己不爱说话,从未提到过涨工资一事。

      据了解,杨某也是一位母亲,有一个10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

      保姆道歉赔偿未获谅解

      昨日在法庭上,杨某一直哭泣不止,她对公诉机关的指控表示认可。

      “为什么要用断针?按照人之常情,出现断针我们都会把针扔掉,你为什么会把断针留下,这是为了准备用来伤害被害人的吗?”法官问杨某。

      “我承认我错了,对不起!”杨某承认自己有所预谋。

      “我不应该把怨气发在一个幼小的孩子身上,给他的身体和心灵造成伤害。”杨某在法庭上不停道歉。

      但是,杨某的说法并未获得小晨的父亲张先生认可。张先生表示,杨某说自己因为工资产生报复心理的说法,只是为自己减轻罪责的托辞。

      法官表示,虽然杨某赔偿了2万余元,但是张先生对她的行为不予谅解。

      孩子手术伤口达8厘米

      张先生在庭审结束后接受采访表示,杨某将针扎入孩子体内后便不辞而别,孩子当时不足3岁,尚无法完整表达自己的意愿,只是不停说“爸爸,屁屁扎扎!”张先生开始触摸孩子的臀部,以为是被蚊子叮咬,孩子后来不停地说扎,张先生仔细触摸发现孩子臀部有突起。

      为了取出孩子体内的针,全家人辗转带孩子去了四家医院,孩子不得不接受全麻手术,伤口长达8厘米。

      检方表示,在故意伤害罪的量刑方面,所施害的对象是未成年人的,从严判罚。

      法院审理后认为,杨某具有坦白的情节,同时赔偿了小晨2万余元,这些都是从轻判罚的因素,综合考虑,判处她有期徒刑1年。

      据了解,一般轻度故意伤害并且具备坦白与赔偿的案件,当事人可能被判处几个月刑罚或者缓刑。

      ■ 提醒

      孩子可能受哪些伤害?

      石景山法院通过对近三年来180件涉儿童权益民事和刑事案件进行梳理、分析和调研后发现,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犯罪案件中,性犯罪案件比例高。

      三年来,少年庭审理的侵害未成年人人身权益刑事案件占全部涉少刑事案件总数的四成以上。其中,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的案件占侵害未成年人权益刑事案件总数的近五成。统计显示,该类案件主要有以下特点:

      ●14岁以下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比例较高,约占80%。

      ●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子女易遭受性侵害。

      ●10周岁以下未成年人易遭受陌生人性侵害,10周岁以上未成年人易遭受熟人性侵害。

      ■ 说法

      扎针或源自人格障碍

      宣判后,保姆杨某拒绝接受采访。法官表示,从她在受审过程中透露出的只言片语中可以了解到,在张先生家打工的一年里,杨某与这个家庭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积累了一些矛盾,让她逐渐对雇主产生了“积怨”,由此将一腔愤恨发在了孩子身上。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心理科主任医师王健表示,这种行为的当事人,或许存在一种人格障碍,障碍的形成与其童年时期的经历与遭遇相关,导致他们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这个世界的人是恶的”、“大家都看不起我”等错误观念。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观念会越来越坚固。他们也会意识到,要在日常的环境中维持与外界的和谐,因此他们隐藏内在的障碍。

      但是,这种障碍迟早要释放,尤其是遇到外界刺激的时候,比如当他们进入到雇主家庭,看到雇主生活,出现心理落差的时候。他们需要在一个他们认为安全的环境中“释放”自己内心的障碍与不满。

      之所以选择未成年人,一是因为他们认为未成年人反抗能力弱,是他们可以完全控制的对象;二是可能他们童年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 对话

      “平时没把她当保姆或外人”

      新京报:平时保姆对孩子怎么样?

      家属:我们在的时候对孩子挺好。但有几回我没有打电话直接回家,发现保姆在看手机,孩子就在地上爬。

      新京报:保姆平时与你们相处得融洽吗?

      家属:我觉得还可以,毕竟是亲戚!我们把她当小妹妹看待,她说因为工资问题,其实是一个托辞,是为了减轻罪行。

      新京报:一个月给她开多少工资?

      家属:一个月给她开2800元,管吃管住,平常她日常生活的用品、回家的车票都是我老婆给她买,包括我们平常带孩子出去玩,她也全程跟着,没有把她当成保姆或外人看待。

      新京报:保姆说你给的工资低于市价,你怎么回应这个问题?

      家属:跟市价基本上是一致的,市价基本上是2800元。她只是觉得她的工资比市价低。

      新京报:孩子一共做了几个手术?现在情况怎么样?

      家属:做了两个手术,孩子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针扎进去以后光凭针眼是看不出具体位置的,针在体内是到处游走的,因为两根针都是带着针尖。

      孩子在慢慢恢复,我们也不愿跟他提这个事情,免得他在今后的成长过程中心灵受到伤害。

      新京报:她平常在你们家表现如何?

      家属:这个人很奇怪,从她来家里到她走为止,从没提过她们家孩子一句话。

      新京报:有值得家长反思的地方吗?

      家属:作为大人一定要警惕孩子与保姆之间的关系,一开始的时候孩子很乐意与保姆做游戏,突然有一天发现孩子不愿跟她做游戏的时候,就应该小心了。

      怎样教孩子自我保护?

      专家表示,父母应该从孩子懂事起就教孩子一些有关自身安全的知识。例如:

      ●不要让其他人触摸自己的身体。

      ●如果有人把手伸到自己身上隐蔽的地方,要大声喊叫并使劲挣脱。

      ●男孩被侵犯的比例低于女孩,因此更容易被忽视。父母需要在男孩洗澡、做健康检查等适当的时候对他进行自我保护教育。

      ●父母平时要给予孩子足够的尊重和接纳,使孩子无论在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都会毫无顾虑地告诉父母。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