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上班3天贪图月薪毒杀老人 自称还杀过9人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 2015-12-24 08:40:00 编辑:陈丽琴


    庭审现场

      何老太的儿媳梁女士通过南沙一家保姆介绍所,请了个阿姨何天带到南沙区照顾70岁的何老太,请工时何天带表示,“如果做了几天老人就死了,也要支付一个月的工资。”梁女士没有想到,这样一句话竟然暗藏杀机。

      不到三天,何天带在凌晨4点给老太喂了勾兑有安眠药和敌敌畏的肉汤、注射毒肉汤,2小时后见老太还没咽气,又用绳子勒脖。天亮后,何天带通知家属老太过世了,要求支付2600元保姆费。昨日上午,这个“恐怖保姆”犯故意杀人罪,在广州市中院受审。

      离奇的是,除此一单命案,何天带从2013年6月到2014年12月做保姆期间,另有9名老人在她上岗没多久就突然暴毙。公安机关反复侦查,让何天带做了22堂供述,何天带21次承认了杀害10位老人。但由于家属没有发现端倪,老人的尸体早已火化,检方认为缺乏关键证据,因此只对何老太一宗提起了公诉。

      庭审直击

      1

      随身带针筒毒药 “对我自己有用的就放在行李里”

      昨日庭上,何天带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广州中院受审,她对指控的事实表示没有意见,但对于作案动机则三缄其口。据何天带当庭供述,她从南海来到南沙时,行李中除衣服外,还有“针筒针头、敌敌畏药水小半瓶、安眠药、毒鼠强一点点”。

      不过公诉人随后出示证据显示,公安人员在何天带的行李中搜查出了注射器针筒和针头各17个、敌敌畏药水2瓶,毒鼠强2包,剃须刀2把等。何天带自己从文胸中拿出了何老太的耳环、存折碎片,以及一条绳子。公诉人质问,“你去别人家做保姆,带安眠药、敌敌畏、老鼠药、针头、安眠药想做什么?”何天带辩称,“我从2009年就这样了,那你说我一直都这么干嘛?对我自己来说有用的,我就放在行李里面。”

      2

      杀人后撕烂存折 “就想大家都不要得到她的钱”

      公诉人在庭上讯问作案细节,何天带作答时显得避重就轻。“放了多少敌敌畏在汤里面啊?”何天带说,“没有放多少”。“怎么给被害人喝的?”何说“我就像喂小孩一样喂她喝。”何天带承认用针筒注射毒肉汤到何老太身体里面,称“就像吸毒那样打”。

      公诉人追问下才承认把耳环、存折藏在了文胸,并称事后想丢但没来得及。公诉人、辩护律师和法官都反复向何天带提问为什么要杀死何老太,何天带不肯回答,不停重复说“我不想在那里呆那么久,我想马上解决”,“坐了六七个月,回到看守所我又遭殃的”。

      法官问,“你在公安那里说的是不是事实?”何天带回答,“全是事实,一点都没有假。”法官追问一个细节,“为什么要把存折撕掉?”何天带含糊几次才说“我就想大家都不要得到她的钱”,此外不肯再多说一句。

      3

      质疑公安 “家属随口一句就把我抓了”

      庭审时,何天带说起被抓的经过,称当时是她自己报案的,“他们不给工资给我(月工资2600元),行李翻了两三次,还想打我,我说我要报警,她媳妇说报警就报警,后来公安就来了。”

      何天带还说,当时家属不敢肯定她杀了何老太,只是说存折、耳环不见了。公安来了以后,有个女家属当着公安说了一句“老人家都不知道是不是保姆杀死的”,公安就把她抓了。

      随后,何天带还跟公诉人讲理,她说“你不能说一下我就要去,什么都要经过法律程序啊,为大众着想啊!”公诉人说,“现在就是怀疑你杀了人,公安证据认定你杀了人,现在就是走法律程序。”公安破案经过证实,因法医当场发现何老太脖子上的勒痕才认为死因可疑。

      4

      为何杀人 “太多人知道没用,我不想说”

      检方认为何天带在案发前的一些可疑行为是为作案做准备。据梁女士证言说,是她雇请了何天带照顾何老太,当时何天带跟她说,如果做了几天老人死亡了,也要支付她一个月的工资。检方到桂林找到了卖农药的老板,证实何天带在2014年10月初共买了17支农药。

      法医发现何老太的内裤上有血迹,法官问何天带当时注射有没有出血?何天带却说,“我做这个,如果不想要命的就会漏出来给人家看,要是不想要命了肯定要小心来看清些,不可能有血在那里。”说到这里,何天带一反此前“寡言少语”的态度,继续说,“法官我想说,我们做保姆这一行,家属没到房间千万不能说人死了,不然肯定给人打死的。”据悉,被害人家属放弃附带民事诉讼,希望法院对何天带处以极刑。

      最后陈述时,法官再次问何天带为什么要杀被害人?何天带却顾左右而言他,说起何老太曾抱怨到医院看了有两个月病没治好疾病,最后说“太多人知道没用,我不想说。”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