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政府不能把省钱作为医改主要目的

    来源:新京报 作者: 2015-12-26 08:37:00 编辑:陈丽琴

      新医改推进6年来,为何核心问题“看病难、看病贵”并未解决?导致“政府不满意、医生不满意、患者不满意”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昨日,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们对此“诊脉”,一些委员提出,医改不能各部门自行其是,亟待启动三医联动的综合改革试点。

      亮点1

      “各搞各的试点,找不到交叉点”

      “2009年至2014年,全国财政支出医疗卫生经费达4万亿,其中中央财政达到1万多亿,医保基金支出成倍增长。但人们的获得感确实不够,甚至形成了日益固化的老大难问题。”委员郑功成说,改革至今体制依然不顺,“要像1994年设计的那样,由国务院出面组织开展三医联动的市级综合改革试点,不能是卫生部门搞个医院的试点,劳动部门搞医保的试点,医药部门搞医药的试点,各搞各的,找不到交叉点”,他建议国务院选择部分中型城市作为三医联动的综合改革试点,“如果不推进这一步,各行其是的现象还会延续下去”。

      亮点2

      “零差价试点违背客观规律”

      委员韩晓武认为,改革药品价格应该充分考虑药品的研发成本、生产成本及合理的流通成本,“药品的价格过高肯定不合理,但并不是越低越好,关键是要合理”,他说,“单纯提要挤干药品价格的水分是不妥当的,提出在药品采购中进行零差价试点更是违背客观规律,提企业直销、取消医药流通环节也是不符合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药品价格改革必须与医药的其他改革相衔接。单纯以降低药品价格作为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是缘木求鱼,恐怕无法把医改引向成功”。

      亮点3

      “更大的问题是医务人员没有积极性”

      谈到医改存在的问题时,委员方新说,“更大的问题是医务人员没有积极性,很多人不愿意从医了,连口腔科的大夫都不愿意在公立医院干,到外边私立诊所去。医生的晋升渠道、考核标准、薪酬制度都是问题。医生本来是应该凭自己劳动得到尊严,得到社会尊重,能过上有保障的、比较体面生活的职业,现在怎么了?”

      委员吕薇表示,现在有观点认为可以通过提高诊疗费,提高医生积极性,“我们应该思考采取什么措施才能真正达到这个效果(提高医生积极性),否则将来诊疗费提高了,药费也可能没有降下来”。

      亮点4

      “政府不能把省钱作为医改主要目的”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翁国星从医33年,他提出,政府不能把省钱作为医改的主要目的,“现在医院单病种都是亏本的。对单病种付费方式的改革,这不是对医院的考验,而是对政府管理水平的考验。还有一种医保付费方式报告(《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进展情况的报告》)上没写,叫做‘总额包干’,这个更恐怖。即给一个医院一个总费用,规定你治疗一定数量病人。这就导致了重病人没人看了,因为总额包干,重病人费用高,就把重病的推出去”。

      他认为,政府的医保应该以改进医疗服务、提高医疗质量、提高人民生活质量来考虑,不能单从经费考虑,从经费考虑就很难成功。

      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姝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