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常委会:城区养老院一床难求 农村多有闲置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2015-12-26 08:37:00 编辑:陈丽琴

      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2.12亿,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1.37亿。预计2020年,我国老年人将达到2.43亿。在我国老龄化快速发展进程中,少子无子家庭剧增,空巢、失能、高龄、贫困等多种现象叠加,各种老龄问题短期内同步呈现,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重挑战。

      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实施情况的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披露的情况。

      报告指出,“养老服务业现状总体上与中央要求和老年人日益增长的需求存在较大差距”。一是绝大部分城乡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不足,医疗、文化、体育等服务设施综合利用率较低,服务覆盖区域和服务人群有限,服务内容单一。二是养老机构的布局结构不合理,普遍存在城区“一床难求”、郊区农村养老院多有空置的状况;支持社会力量办民办养老院的政策措施不到位。三是农村养老服务水平明显低于城市,养老服务存在的问题比城市更加突出。

      报告还指出,社会力量参与养老事业严重不足。引导和扶持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力度不够。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与公办养老服务机构在用地、融资、用人、政府补贴等方面缺乏统一、公正、公平政策和平等竞争的社会环境。政府有关部门对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在市场准入、服务标准、定价机制等方面缺乏积极的政策引导和配套服务。

      今天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分组审议报告,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提出了建议。

      王乃坤委员表示,报告中指出“城区养老院一床难求,郊区农村多有空置”,建在郊区的养老院离家远、条件差、服务水平低,所以城里的老人不愿意来,农村老人没有进敬老院养老的习惯,家庭条件也不允许,解决这个问题肯定要改善养老院的环境,增强服务功能,提高养护人员的专业水平。但最关健的还是把社区养老服务的功能做强。

      “我曾经看过一组数字,我国2.12亿老年人当中,90%是在居家养老,7%是在社区,就是社区的托老所,也叫日间照料,白天来、晚上走。只有3%是在养老院的,进养老院的老人,在农村就是五保户,在城里就是‘三无’老人。无论是从这个数字来看,还是从中国人的生活习惯来看,家庭还是重要的养老地方,居家养老应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王乃坤认为,实现居家养老必须要有社区服务功能的支撑才行,如果老人在家打一个电话,通过社区服务就能够解决问题,多数老年人还是愿意选择居家养老。政府应该加大对社区养老功能的投入,在这方面舍得花钱。这件事情光靠政府的力量也不行,必须动员社会力量参与,通过一些补助投资、贷款贴息、运营补贴,包括政府购买服务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养老服务,培育发展社区养老服务的组织。把社区养老服务搞好了,老龄化社会的供需之间的矛盾能得到有效缓解。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王凤朝参加过地方人大组织的三级人大代表对养老机构建设的调研,他注意到了专业化养老服务人员明显不足,尤其是具有专业水准的养老服务人员严重不足。许多年轻人,包括大学生不愿意从事养老服务工作。养老服务人员以下岗失业人员以及外来务工人员为主,年龄偏大、文化偏低、护理能力不强,多数只能做到基本的护理操作层面,缺乏医疗、康复、护理以及心理学方面的专业知识。

      “虽然近年来,中央及地方政府都做了大量工作,但是目前总体上与老年人的快速增加,以及老年人护理、权益保障等方面日益增长的需求存在较大的差距。”他建议,加大对养老服务职业的培训和支持。大力提高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水平,推行养老服务人员免费培训或者给予有效的补贴政策,提高护理人员的收入水平。对在养老机构就业的专业技术人员,建议执行与同类机构相同或者倾斜的执业资格注册考核和职称评定的有关政策。尽快出台养老服务人员试用和激励政策,制定得力措施,积极引导高校毕业生等到养老服务行业就业,并制定相应的入职补贴、岗位津贴等鼓励政策。

      何晔晖委员表示有同感,她认为我国养老服务人才建设非常薄弱,现在要想找一个专业护理人员很难。医院的护工基本上都是农村40多岁的进城务工人员,这些人没有任何专业的护理知识,如果家中有老人,不要说找护理人员,找一个好保姆都不容易。要让老年人安度晚年,必须要把培养专业人才提到日程上,要加强专业护理人员的培养。

      报告指出,社会力量参与养老事业严重不足。引导和扶持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力度不够。民间资本进入养老服务领域,与公办养老服务机构在用地、融资、用人、政府补贴等方面缺乏统一、公正、公平政策和平等竞争的社会环境。政府有关部门对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在市场准入、服务标准、定价机制等方面缺乏积极的政策引导和配套服务。

      报告建议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建立公平、公正、规范的养老服务业准入机制,集聚民间资本,推动社会力量成为养老服务的生力军。各级政府要着力解决在资源配置上政府主导与市场化要求之间的矛盾,重点解决民营养老机构在规划、用地、金融等方面的问题。研究细化养老服务设施供地政策,鼓励租赁供应养老服务设施用地,盘活存量用地和利用集体土地支持兴办养老机构。研究制定养老服务业金融支持政策,创新养老服务机构投融资模式,鼓励和引导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开放养老信贷产品。

      买买提明·牙生委员表示,我国养老服务从业队伍较弱,为老年人服务的社会组织发育缓慢,这一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建议在招生、职称、资质的认证和待遇等方面对他们采取特殊的差别化政策。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黄玉山说,报告里提到了很多举措,包括发展以社区为依托的家居养老服务,强化机构养老服务,还有医护型养老机构等,这些都很需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

      他举例说,在他工作的大学里有个护理学院,3年前做了个新尝试,办了一个“义工老人服务团队”。在社会上招募了一批中青年妇女,都是初中、高中的文化程度,在大学进行了一年培训,教她们做一些针对老年人的医护、康复、心理工作。除了一年的培训课程,还可以拿到一些生活津贴。完成培训后拿到证书,凭证书可以到养老服务机构去从事全职或兼职工作。3年来已经培养了2000多人,效果还不错,这是一种发挥社会力量、加强养老服务的举措。

      “调动社会力量,经过医疗、康复知识培训,建立起义工型的社会力量,可以弥补正规养老服务的不足。”黄玉山说。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