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官员”万庆良:从政30年 被控犯罪时间占一半

      《新闻1+1》2015年12月25日完成台本

      ——万庆良的罪与罚!

      (导视)

      解说:

      他曾是“明星官员”,他曾是广州最年轻的市长,今天他却出庭受审。

      被告人 万庆良:

      我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我没有任何异议。

      解说:

      被批“十八大以后还不收手”,起诉受贿金额高达1.1亿。

      万庆良:

      淡忘了党纪国法的严肃性,一步一步地陷入了权钱交易,以权谋私的泥潭。

      解说:

      从政近30年,起诉书指控的犯罪时间竟然占了一半。

      《新闻1+1》今日关注:万庆良的罪与罚!

      主持人 董倩:

      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在今天的新闻媒体的标题中,有一个人还有一个数字是格外引人注意的。你看,是这样的,广州市委员书记万庆良今日受审,被控受贿额超过了亿元。那么万庆良作为曾经的政治明星,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已经相当长一段时间了。那么再次出现是在被告席上。那么人们惊叹的是他作为一个这个,一个从政的人,他居然受贿额能超过上亿,那么他的钱是哪儿来的?从这样的一个案例中,我们能够得到的又是些什么样的东西?首先我们还是从庭审开始说起。

      (播放短片)

      解说:

      今天上午8点半,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万庆良受贿案一审开庭。这位曾经的广东省委原常委、广州市委原书记,今天在被告席上,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中。

      本台记者 王冬冬:

      12点左右,整个质询和辩论,法庭辩论的环节之后,他开始了自己的个人陈述,个人陈述就长达17分钟左右,在个人陈述开始之后,他的情绪出现了一个类似崩溃的状态。他一边在念,一边自己开始痛哭流涕,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感到非常的懊悔。

      被告人 万庆良:

      我之所以从一名党内高级干部沦为违法犯罪分子,反思自己蜕变的过程,我在思想深处淡忘了党纪国法的高压线,淡忘了廉洁从政的警戒线,淡忘了党纪国法的严肃性。

      解说:

      今天的庭审,比万庆良忏悔痛哭更引人关注的,是他被指控收受的巨额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亿1125万余元。根据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起诉书指控,这些巨额财物,是万庆良从2000年到2014年期间收受的。这14年,万庆良从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一路升到广东省委常委;而1亿1125万余元的非法所得,正是在这期间为十五个单位和个人提供各种帮助后获得的。其中,最大的一项受贿金额来自深圳安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陈某某给予的人民币5000万元。对于这些指控,万庆良在法庭上没有提出异议。

      万庆良:

      首先我对起诉书指控我犯受贿罪的罪名表示认罪,我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我没有任何异议。

      本台记者 王冬冬:

      针对他本人的犯罪事实,在公诉人和这个审判长对他进行质询的时候,他一律都是没有异议和接受,所以原定整个开庭的时间可能要从上午的八点半一直延续到下午一点半。但是在整个过程中,他是相对比较配合的,所有的犯罪事实都是供认不讳,所以到了中午12点左右的时间,就已经提前结束了。

      解说:

      因为万庆良认罪态度较好,以及案发后其检举揭发他人的重大犯罪行为,有重大立功表现,今天的庭审,公诉人发表了可以减轻处罚的意见。

      在法庭不到四个小时的庭审中,公众看到,万庆良--这个曾创造了"改革开放以来广州最年轻市长"纪录的明星官员,在其近30年的从政经历中,起诉书指控的犯罪,竟然覆盖了一半的时间。

      今天,法庭宣布,万庆良案,择期宣判。

      主持人:

      对于这场庭审,媒体是从每一个角度去捕捉,在分析其中的细节。比如说本台记者王冬冬他就注意到,那么今天的庭审的时间是快于预计的,而且整个的过程非常地流畅。另外大家恐怕对于万庆良在庭审过程中的这种痛哭流涕印象非常深刻。那接下去我们就不妨再关注一下这起诉书中对于万庆良的部分指控内容。我们来看一下,他受贿的主要是从2000年到2014年这十几年的时间,方式是直接,或者通过其特定的关系人林某去索取和收受。涉及到15个单位还有个人,关键就是这个金额,1亿1125万元,单项受贿就高达5000万。怎么看待这些数字?我们接下来连线一位专家: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的李成言主任。

      (视频连线)

      主持人:

      李主任,其实人们更多的就觉得,作为一名副省级干部,一个省部级官员,就为官十几年的时间,居然有上亿的这样的一个这样的钱属于他个人。您怎么看这样的一个数字?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 李成言:

      我觉得万庆良的黑金数字,并不是在高官里边最大的,但他一定是最大的黑金数字之一。因为我知道,万庆良他从2000年开始,作为一把手一直接近15年的时间,一直在不同的岗位上做过一把手,那么他这样一个数字,15年的黑金积累这样一个存量,应该说在我们的高级干部里边,也算最大的之一了。所以这么一个数字就告诉我们,我们的干部在整个改革开放这个实践当中,他们不断地是用权利去进行权钱交换,造成了这样一个巨大的数额,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损失,应该说这也是不多见的。

      主持人:

      李教授,今天我们在观察万庆良在庭审的过程中,包括媒体报道他在以前,一个是他认罪的态度好,再有一个他能够退回一些赃款,另外一个他在整个的过程中,他能够有一些重大的举报检举的这些行为。那么种种对于他未来的判刑会带来哪些影响?

      李成言:

      我觉得数额是巨大的,但是通过庭审的情况来看,他的态度又是比较好的,他有检举的这样一种表现。我觉得这一些可能都会对他的判刑带来一定的作用,那就是可能会出现对他减刑、轻判这样一种态势。我觉得这样一个态势也是符合我们对贪官审判在里边所要求的一些项目之一。因为我们知道,在贪官审判里边,如果你抗拒不说,可能就会从严,如果你能够坦白从宽,那可能就会减刑。我觉得这样一些判断,符合我们这样一种法律的要求,主要也取决于他的态度如何。

      主持人:

      李教授,就是今天可能庭审的过程中对人们触动比较大的一个是金额,上亿,另外一个就是万庆良在庭上那种痛哭流涕。那让人感觉就是,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就是您看到万庆良他在庭审过程中,这种哭泣,痛哭流涕,恐怕他不是第一个,以往也有。当您看到这一幕一幕反复发生的时候,您在想什么?

      李成言:

      我觉得我看到电视报道之后,我也感觉到对我的思想有震撼。我就在想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些官员一路走来近30年的官场的工作,近15年的一些腐败行为,怎么不能够当初就能够意识到这些问题之严重呢?比如说他没得的一笔黑金,一笔最高的达到5千万,这是不得了的一个数字,这个数字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如果按照我们判刑的这样一个基本的规矩,1万、10万、100万、1000万,这样一种数字的积累,他就可能被枪毙掉了。但是我觉得,像这样一个行为,在他们当初的为官初始状态,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无所谓,就认为这些好像不是他们的犯罪,好像和他犯罪没有关系似的。我最主要的痛心,就是痛心这个官员,他太不懂法了。就是人民的财产、国家的财产,他可以随便地用权利就去换,就可以得到手以后就可以去挥霍,这样去做,他意识不到这是一种犯法行为,意识不到他要被打入地狱。我觉得这一些,真值得我们反思。

      主持人:

      好,李教授。万庆良案是择日宣判,我想就是即便是这个案子尘埃落定之后给人的思考还会有很多,我们继续关注。

      (播放短片)

      被告人 万庆良:

      一步一步地陷入了权钱交易,以权谋私的泥潭,落到了今天身败名裂无地自容的境地。

      解说:

      从2010年4月上任,到2014年被查,无论在市长还是在市委书记岗位上,万庆良对于反腐倡廉,曾多次公开表态。

      “请大家首先从监督我开始,领导干部从我带头,绝不插手任何土地、工程、项目。”

      2013年2月6日,在广州市纪委三次全会上,万庆良做了上述表态。但是,万庆良出事,也正是出在他曾经强调的这些项目上。今天上午,根据起诉书指控,正是在项目开发、规划调整等方面,万庆良收受的财物,竟然高达1亿多人民币。对检方的指控,万庆良称,他并无异议。

      字幕提示:

      2013年2月新闻。

      万庆良:

      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诉;对腐败分子露头就打,绝不姑息,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

      解说:

      回头看,在任职期间,万庆良特别喜欢在公开场合“拿自己开刀”,邀请大家监督。

      字幕提示:

      2014年10月新闻

      纪委的第10届二次会议上,万庆良他就发言说,说我这个市委书记,要带头接受班子成员、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的监督,真正的发挥好总开关的作用。

      接下来到了2014年的1月份,在广州市纪委的十届四次会议上,万庆良再次表示说,有没有插手工程土地项目,有没有买官卖官,有没有运用书记的权力来谋私利,这三个方面我请大家都来监督我,如果发现有问题的话请及时检举。

      解说:

      除了高调邀请社会各界监督外,万庆良在任职期间,也总是给人一种“亲民官员”的形象。

      2010年起,万庆良亲自参加广州市民大接访活动,面对面与上访群众对话;2011年,这位万市长还曾带队下水游泳,参加“横渡珠江”的群众活动。

      根据当地《新快报》2011年11月23日的报道,当年广州车展首日,他出席并试乘一款售价超百万的汽车,说:“100万元的车就是不一样,我就坐不起这样的车!”

      此外,当年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我工作了二十多年还没买房,住的是市政府在珠江帝景130多平米的宿舍,每月交房租600元”。但消息一出,却引来外界很多议论。因为广州珠江帝景小区,位于广州临江最好的地段,当时,130平米的租金至少四千元以上。

      然而,正是这位看上去“接地气”的副部级官员,在2012年12月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仍然我行我素,频繁出入高档会所。

      这个位于广州白云山景区内的“品云观景餐厅”,就是万庆良喜欢光顾的去处,当地《羊城晚报》的记者曾实地调查发现,其中最高档的一个餐厅,最低消费为8800元。

      主持人:

      从万庆良刚才短片里面我们可以看到,当他在任上的时候春风得意和如今他在被告席上的这种痛哭流涕,这种天壤之别。同样我们在观察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从“十八大”以来那么有一些领导干部也是“两面人”,一方面嘴里面说的一套,但是马上背过去做的就是这么一套。那么我们不妨分析一下这个万庆良,从2000年到2014年,他在任职的时候,主要担任的都是一把手,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另外在揭阳市从市长到书记,广东省人民政府的副省长,广州市委的从市长到书记等等等等。那么可以看到,就是他之所以这十几年一直在贪腐,跟他一把手是密不可分的。那是不是一把手这种两面性就难以被周围的人或者说被制度更多地看穿?我们继续连线李主任。

      (视频连线)

      主持人:

      您怎么看这个一把手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

      李成言:

      我觉得刚才看到万庆良这个历史,包括后面接触他的一些问题,我感受到第一个一把手的腐败,确实是在我们国家的权力空间里边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几乎可能是在达到四分之一,或者三分之一。应该说,这个比例是相当大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觉得最主要的,我们的体制机制在设计上,给予了一把手更大的权利。乃至于,让他在一个地方作主,就可能无事不管,无事不包的这么一种权利行为,这样就会造成我们的一把手,他在那个地方,他除了天和地就是他说了算。如果这样的话,我想这个权利就没有得到有效地监督,就必然会出问题。因为这种权利可以说,就是绝对权利,绝对权利绝对腐败。所以我觉得一把手体制,确实给我们以警醒。我们十八大以后,在这个方面已经在加大我们的对一把手的监督及其改革,已经实现了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新常态。

      第二个我们要看到,一把手最有权利说这样的一些最好听的话,因为他主政,他有话语权。最主要的,他可以利用这么多好话,比如说在廉政的讲堂上,他可以慷慨激昂地讲廉政,“你们要以我为标杆,我绝不去伸手拿钱,绝不去利用权利腐败,绝不去搞工程,绝不去买卖官员”等等这些,他都说得很好听。但是我认为,这是他们在保护自己权利的,保护自己腐败,掩盖自己腐败的一种行为表现。这种说法,其实就是在掩盖自己,掩盖自己免得被别人怀疑,乃至于被上级的纪检监察机关来查,我觉得这是一个行为。

      第二个行为,我们就要看到一把手他存在一个严重的现象,就是权利人格的分裂,这种权利人格的分裂,主要体现在他一方面他把好话说尽,另外一方面他又可以把坏事做绝。如果这么一种权利人格分裂,就是刚才像董倩说的,就是一种两面人的人格。如果成了一个两面人的人格,再当一把手,我就觉得他这个权利就是最高风险,他就一定会利用他的权利进行权钱交易。

      主持人:

      好的,李教授,其实刚才李教授也触及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在一个官员,他在做一把手的过程中,到底谁能监督他?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假如万庆良从2000年开始,就是能有制度,他周围能有这样的人能够给他提醒的话,他是否还会走到今天?我们继续关注。

      (播放短片)

      解说:

      依法对广东省委员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解说:

      2014年6月27日下午三点五十五分,中纪委官方网站,短短35个字,宣布的却是一个重磅消息。万庆良,也成为“十八大”以后,广东首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之后,广东又有多名高官,被中纪委通报。

      解说:

      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中共中央纪委对广东省纪委原副书记、省监察厅原厅长钟世坚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广东省广州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吴沙,因为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解说:

      从省部级到厅局级,过去这一年多来,在广东不断有高官因为贪腐被查处。

      粗略统计,“十八大”以来,仅在中纪委官网发布的官员接受调查信息,涉及到广东的,就有60多个,广东的反腐严峻形势,可见一斑。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任建明:

      经过几十年的腐败的多发易发,我们的存量很大,短期内还依然查出大量的案子,我们一定要经过(这个)过程。

      解说:

      作为经济特区,如何在经济发展先行一步的情况下,制度建设也能先行一步?从2010年开始,学者任建明,就提出他的“廉政特区”构想,主张让一部分地区或部门先廉洁起来。所以,他一直关注着广东相关制度的建设。

      2013年5月8日,深圳市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廉政监督局正式挂牌成立,被认为是探索廉政监督管理新模式的创新举措;随后,珠海横琴又提出打造“廉洁岛”;今年11月30日,佛山市也对外宣布,要建设“廉洁试验区”。

      佛山市纪委书记 黄力:

      比如说我们制定了(领导干部)八小时以外的监督,探索干部廉情(腐败征兆)预警,以及“熔断”机制,我们建立干部廉政档案,我们目的就是想通过试验寻找一个可复制,可推广的,在创新、惩处和预防腐败的经验。

      解说:

      佛山提出,要在3年内,在5个试点区构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并且明确了创新反腐败监督体制,创新腐败惩处机制、创新廉政监督机制,创新预防腐败机制等具体任务。

      任建明:

      廉政特区比经济特区其实某种程度更复杂,廉政特区的实质,法规制度方面的系统创新难度就更大。

      解说:

      试水难度不言而喻,但改革必须推进。

      任建明:

      廉政特区的构想我们国家(如果)有一个地方,他们真正成功了,那么他创造的这套经验就有可复制性和可推广性,我们叫做中国特色的廉政建设趟出了一条道路。

      解说:

      深圳前海,珠海横琴,广东佛山,反腐,不能只靠中央,制度建设,更不能只等中央,我们希望,地方改革能够越来越多。

      (视频连线)

      主持人:

      我们就分析万庆良这个例子,执政30年,其中有15年,也就是说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有受贿的问题。这么长的时间内存在这样的问题,那么我们反过头来看,现在中央大力反腐,那么从地方的这样的一个层面上,怎么去响应、去配合中央的这一系列的做法?以万庆良为例我们能从中得到什么样的这种思考,请教一下李主任,您怎么看?

      李成言:

      我觉得我们现在从万庆良的例子可以看出,我们地方的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在不断地紧锣密鼓地在推进,同时也抓出了一些大案要案,那么这里边最关键的就是怎么样更好地去落实中纪委、党中央关于纪检监察监督体制机制改革的重要的政策,乃至于一些制度和党内的法规。我觉得这里边,最主要的我们要看到一个现象,就是上面的雷声很大,尤其是上面刮起九级台风,那么它就会出现一个层层递减的现象。到了一些地方的下面,可能就刮得很小,乃至于没有,如果这样我们可能会发现一个问题,下面的腐败可能会照样继续地往前走,而我们的制度改革监督又得不到有效的去发挥作用,可能我们的问题就会在地方不断地会发生类似万庆良这样一些问题,一定要把这个制度推进到基层。

      主持人 董倩:

      好,谢谢李教授。那么万庆良作为一个曾经的“明星官员”,如今已经落入阶下囚。那么希望今天的这样的一个案例,能够给更多的为政者,尤其是一把手提更多的醒。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