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无偿捐8.6亿帮助老同学 疑为其幕后金主

    仅持有1400股的小股东将评估价值超过8亿元的矿业资产无偿赠予上市公司,发生在A股市场的这一事件让股民咋舌,同时也引来上交所的问询。昨天,事件主角*ST博元又发布“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的公告,这已是短短两周之内该公司第三次发布类似公告。但上交所的几番问询和*ST博元“你来我往”的多次回应,只是让剧情看上去越来越复杂,其背后捐赠者的资产状况、款项来源、为何捐赠、所捐矿业资产究竟属谁的等诸多问题依旧待解。

    事件:小股东捐8亿多资产助*ST博元保壳

    今年5月份被交易所暂停上市、正挣扎在退市边缘的*ST博元,一朝被天上掉落下来的馅饼砸中。今年12月12日,*ST博元披露公司与自然人股东郑伟斌签署《资产捐赠协议》,郑伟斌将其持有的福建旷宇建设工程有限公司95%股权无偿捐赠给公司。*ST博元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8月31日,福建旷宇经审计的资产总计2.66亿元,股东权益合计1.93亿元。2015年1月至8月,经审营业收入2.58亿元,净利润3270.66万元。经评估,福建旷宇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值为9.04亿元。以此计算,福建旷宇的资产评估增值率高达368.39%,郑伟斌持有的福建旷宇95%股权对应评估值达8.59亿元。

    而截至2015年12月1日,郑伟斌持有*ST博元1400股。按照公司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6.55元计算,其持股市值仅9170元。

    资料显示,*ST博元因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和伪造、变造金融票证罪被追究刑责,5月28日股票被暂停上市,按照规定,如未能在移送司法12个月内恢复上市将被终止上市。毫无疑问,此番小股东大笔捐赠,将为其年底扭亏保壳增加胜算。

    疑问:捐赠者只是董事长的“好同学”?

    仅持有其1400股的股东,缘何无偿捐赠近9亿元资产?有疑虑的不仅仅是普通股民,12月15日,*ST博元披露,收到监管层的问询函。上交所要求*ST博元详细披露郑伟斌的个人资产状况和捐赠理由,以及受赠资产高溢价、冲抵方式、关联交易和会计处理等问题。据此前公告,郑伟斌在与*ST博元签订捐赠协议的同时,还将以部分现金和*ST博元未来增发股份,向福建旷宇另两名股东郑智凡、肖金兵购买用于捐赠的标的资产。上交所要求*ST博元披露郑智凡、肖金兵、郑伟斌与*ST博元董监高、现任以及前任第一大股东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此番捐赠,福建旷宇的评估作价较其净资产大幅增值368.39%,上交所要求*ST博元补充披露评估方法选择的依据、评估选取的所有参数具体数值和选择的依据。

    梳理*ST博元公告可见,在之后的12月18日、12月24日,*ST博元遭到交易所持续问询。而随着*ST博元挤牙膏似的补充公告,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ST博元声称,郑伟斌系公司董事长许佳明的中学同学,捐赠理由是“不忍看到老同学的公司退市”。这一解释,让郑伟斌一时升级为“中国好同学”。

    揭秘:捐赠人疑为董事长“马甲”

    但对于郑伟斌捐赠资产的最终款项来源,*ST博元则以“涉及个人隐私”为由三缄其口。据悉,福建旷宇是在12月初才刚刚过户到郑伟斌名下。而据*ST博元12月25日发布的公告,上交所最新的问询函,让这场捐赠的双方都变得更加面目不清。上交所要求博元结合郑伟斌与许佳明签订的一则《财务资助协议》中约定的购买赠予资产的最终款项来源,说明福建旷宇股权是否实质为公司董事长许佳明赠予,公司此次获赠所得是否需依法缴纳所得税。

    查询可见,12月8日,郑伟斌在收购相关资产前与许佳明签订了《财务资助协议》。根据其内容,郑伟斌拟购买肖金兵和郑智凡持有的福建旷宇95%股权无偿捐赠给公司。其中特别指出,在郑伟斌不能按期足额向肖金兵和郑智凡支付股权转让价款时,许佳明同意根据郑伟斌的请求,及时就郑伟斌不足支付部分无偿提供财务资助。郑伟斌独立决策向公司捐赠资产的相关行为,不受许佳明或其他第三方影响。郑伟斌若接受许佳明的无偿财务资助,不影响郑伟斌独立行使对公司的股东权利。

    上交所的问询揭示“好同学”郑伟斌在这场赠予中的真实角色或许只是一个“马甲”,馈赠或是上市公司董事长许佳明所为。但若许佳明将自由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为何要如此迂回曲折,捐赠背后还有多少协议未加披露,谜团依旧待解。

    文/本报记者 齐雁冰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