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常委会委员追问“彩票整改”:问责责任人了吗

    来源:新京报 作者: 2015-12-27 08:33:00 编辑:周嘉乐

    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

    民政部部长李立国

      “谢谢王明雯委员的这个提问,这些提问都是尖锐的问题。”听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王明雯围绕地方政府债务审计整改的“四连问”,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说。

      昨日下午,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就《国务院关于2014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审计查出问题整改情况的报告》进行专题询问。这是继本次会议听取审计署的审计整改口头汇报之后,首次就审计整改展开专题询问。

      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民政部部长李立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王恩哥,这7名国务院部门负责人到会应询,分别接受委员们关于投资预算、地方债务、彩票发行、审计“全覆盖”等方面的询问。

      昨日专题询问现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张平在开场白中介绍了本次专题询问的背景:今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改进审计查出突出问题整改情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机制的意见》。改进审计查出突出问题整改情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的机制,目的是健全完善全国人大常委会监督工作制度,推动审计查出问题整改工作制度化长效化,增强监督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看点1 地方政府债务

      “如何监管一些地方政府违规举债?”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王明雯围绕地方政府债务,一连向楼继伟抛出四个问题:到2014年末,地方政府或有债务还有8.6万亿,对于这部分债务如何处置和防控风险?置换的规模是否还会增加?如何监管一些地方政府违规举债、变相举债?由于土地出让金收入减少,一些省份财政收入下滑,有的地方连工资也发不出来,有什么措施解决?

      楼继伟坦承,“确实存在一些地区债务规模较大,偿还能力下降,个别地区存在发生局部风险的可能性。有一些地区仍旧违法违规举债、变相举债,或者为企业举债违规提供担保承诺”。

      他表示,用四招解决上述问题:规模控制,督促地方政府落实限额管理,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不得突破已经批准的限额;落实偿贷责任,督促地方政府统筹预算资金,偿还政府存量债务,必要时可处置政府资产,“全国人大规定地方政府债务由省级发行,所以责任在省,如果有些县的债务率过高,那么这个省就有责任”;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到期债务,降低利息负担,缓解当期的偿债风险;鼓励地方将有收入来源的项目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进行改造,化解一部分存量债务。

      看点2 彩票公益金

      “违规在黄山建的培训中心咋处理的?”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尹中卿列举了一系列彩票发行费和彩票公益金审计查出的问题:一些地区彩票资金管理不严格,抽查发现虚报、套取、挤占、挪用等问题金额达到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的26%。其中31.47亿元违规用于购买办公楼、建立培训中心等,4.55亿元违规用于购车、组织出国出境旅游、发放津贴补贴。

      随后,尹中卿提出:“对这些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审议中都表示很愤怒。请问民政部和体育总局,我国彩票管理中为什么会存在这些突出问题?你们是怎么整改的?对有关责任人员都严肃问责、追责了吗?”

      李立国说,制度建设滞后、管理运行方式调整不及时、法治观念淡薄、行政监管不够到位,是问题屡现的主要原因。截至10月底,民政部已通过上缴国库和财政专户等方式整改35.13亿元,占违规资金的92.9%,处理相关责任人64人。

      刘鹏表示,问题的成因在于“办事不讲规矩”、“做事缺乏监管”和“改革相对滞后”。对于违规购建超标准配备办公楼的问题,已经按照相关规定进行了清理调整;超标准发放工资奖金、组织出国旅游的问题,已经要求款额全部退回,没有完全退清的部分已经制定了分期扣款的方案;违规购买的超编车辆,已按照当地车改要求统一封存上交。

      尹中卿追问:“中国福彩管理中心违规在黄山建立了培训中心,不知道民政部对这个问题是怎么进行处理的?”李立国说,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的原名称“黄山培训基地”,是九十年代民政部在黄山建立的一个承担接待和疗养职能的服务机构,后移交给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重新界定用途并进行了改造建设。2005年左右,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根据培训全国福利彩票发行系统员工的需要,按照培训机构的需要进行了设施的改扩建。

      “近些年,随着国家对旅游风景地会议、培训工作管理更加严格,民政部早已责成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撤销这个培训基地,也不再调集人员到那里进行培训。”李立国说,因此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从前年开始已经把“黄山培训基地”改为中福在线视频型彩票的数据中心和灾备中心,改变其功能和经营主体,“这项工作到去年抓紧实施,今年上半年已经完成登记注册的更名和功能的改变”。

      看点3 中央、地方事权

      “明年能完成事权和支出责任的改革吗?”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彭森表示,每年的审计工作都会涉及转移支付问题,转移支付制度背后所反映出来的是中央、地方的关系,涉及中央、地方事权划分和支出责任的界定问题。“请问楼部长,明年有没有把握如期地完成划分中央、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的改革方案?”

      楼继伟说,“为什么这么多专项转移支付?很多情况下是中央和地方事权划分不清楚、共管事项太多造成的,因此要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就应该建立事权与支出责任相适应的制度”。

      “首先要划分中央和地方的事权,然后再说财力怎么保障?怎么执行?这是一个问题,这项改革是财政部和中编办牵头的。”楼继伟表示,2014年形成了关于理顺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的研究报告,今年起草了关于推进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指导意见,上报了国务院,这个指导意见还要进一步征求地方的意见。

      楼继伟解释说,该指导意见提出了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准备2016年率先启动国防、国家安全、外交、公共安全等领域的改革,2017年和2018年扩大到其他相关领域,2019年到2020年基本上完成主要领域改革,梳理需要上升为法律法规的内容,适时提升为法律,“这是这个指导意见的基本内容”。

      看点4 “跑部钱进”

      “如何提高年初编列细化到项目的比例?”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吴晓灵询问发改委主任徐绍史,“2014年中央决算中发改委分配的基本建设资金为4576亿元。请问如何进一步提高年初编列细化到项目的比例?在中央计划投资中如何进一步规范投资计划的调整行为?”

      吴晓灵表示:现在的政府预算做得还比较粗,代编预算的比例较大,于是出现了“跑部钱进”问题,也给寻租留下空间。审计署对发改委的审计工作中发现部分投资未严格按照投资计划的级次和投向安排资金的问题,就是由于在预算编排时不够精细有关。

      徐绍史回答说,现中央本级预算内投资具体细化到项目的比例,按照不低于75%来执行。一项主要措施就是建立重大项目库,而且要编制三年滚动投资计划。凡是需要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的项目,如果没有进入重大项目库,这个投资就不能下。

      他称:11月初,重大项目库已经上线运行,发改委要求重大项目库分级储备、逐级审核、逐步推进。在此基础上,制定三年滚动的投资计划,形成接续不断、滚动实施的储备机制和良性循环,从而提高每年预算内投资落实到项目的比例。

      本版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姝

      图/中国人大网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