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韩整容失败者的噩梦

      为了让自己的眼睛更加有神,小K在韩国做了眼角手术,但术后出现了眼睛大小不一的问题。由于已经和医院达成赔偿协议,她不想过多地公开自己的经历,担心和许多受害者一样得不到赔偿。可看到越多越多人去韩国整容,小K也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唤醒更多人的注意。

      韩国《中央日报》数据显示,2013年赴韩整形的外国人有24075人,其中来自中国的人数最多,达16282人,占比高达67.6%,每10名外国求美者中就有7名中国人。2014年,中国人赴韩整容的数字已达到5.6万人,而在2009年,这一数字是791。中国的中产更加愿意相信在韩国可以改善她们的容颜,为她们的未来创造更多的机会。曾有人调侃,女生和女神之间只差一张韩国机票,因此中国求美者们,带着变得更美的愿望来到了韩国整容医院的手术台上。

      然而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在今年的三月公布了一组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显示,目前国人赴韩整容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以每年10%至15%的比例在增加。整形过程中出现的医疗事故被中韩媒体频频曝光,美容领域也连续多年成为消费者投诉热点之一。

      由于语言沟通障碍,整形医生准入门槛低(部分操刀医生根本不具备专业资质),加之赴韩整容的产业链中还存在大量的黑中介,修复术手难度大,国人赴韩整容的各个环节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

      摧毁人生的毁容

      整容者的内心是脆弱的,她们的目的就是变美。她们渴望蜕变,当手术的纱布揭开,镜中的自己彻底地击碎了她们脆弱而又敏感的心灵,这也注定未来她们将挣扎于重新自我肯定的斗争中。

      韩国一个以整容为题材的一档综艺节目《LET美人》中,节目里那些其貌不扬的嘉宾经过手术改造变成了“女神”,从而改变了她们的命运。今年32岁的菲菲几乎每集不落地追看这套节目,惊叹于节目中那高超的整容技术。后来她心动了,决定也要去韩国整容。2014年9月,一直对自己的鼻子不太满意的她不顾家人的阻止,通过微博找到了翻译,买了飞往韩国的机票,开启那个期待已久的“蜕变之旅”。

      菲菲回忆自己的整容经历时提到,刚到首尔的时候,翻译阿遥对自己照顾有加,安排一切行程。在异国他乡里能够得到如此周到的服务,让阿遥马上获得了菲菲的信任。随后菲菲便在阿遥的极力推荐下去了一家她计划外的医院进行手术。虽然菲菲的需求只能通过翻译阿遥跟医生进行沟通,但一切似乎很顺利。

      即将进入手术室的时候,原本只是隆鼻的手术却突然被告知要多加一项黑眼圈重排手术,费用合共8万多。当时菲菲不以为意,就交钱进行了手术。

      如今,菲菲再次回忆起手术,称当时医生竟然给她用了全麻,两个小手术耗时达7个多小时。“手术出来以后,已经找不到那个翻译了。”

      菲菲带着怀疑离开了医院。两个月过去,眼镜和鼻子慢慢开始消肿了,她越看越不对劲,她认为现在鼻子被垫高过于严重,这个计划外的眼睛手术也让她觉得很不满意。加上由于整容失败的阴影,令她对修复失去了信心。从此她的正常生活嘎然而止,她不再工作,不再社交,有了抑郁症和心理障碍,通过自残来抒发自己内心的痛苦。这种痛苦历经了半年。

      菲菲是广东某事业单位的员工,本想在韩国做鼻子的她,在医生和翻译的建议下做了黑眼圈重排的手术。术后,此前一直殷勤的翻译中介消失了,等过了三个月消肿期,菲菲发现镜中的自己眼睛部位突兀。因为整容失败。菲菲不敢面对亲友,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因为讨厌自己的容颜,她产生了自残倾向,曾经用烟头烫自己,还多次割脉轻生。

      艰难的维权之路

      大概靳魏坤,宓圆圆,陈怡丽也没想到三个天南地北的女人会联系在一起,假如不是那个赴韩整容的决定,或许,靳魏坤依然从事着她的演艺事业,陈怡丽还在打理着她的服装生意,宓圆圆继续从商。三人因为赴韩整容失败而认识。

      演员靳魏坤于2014年1月被整容秀节目《许愿清单2》选中为打造案例,免费赴韩整形。她分别在三天内接受两次全麻,实施了共7项手术。术后,她的外貌出现巨大落差:脸部严重不对称、颧骨一高一低,鼻歪嘴斜,连原本最满意的下巴也被后缩,口部附近神经坏死。事后,她才得知,她参与的节目是“山寨”出品,盗用名义,和所谓合作的国内电视台根本没关系。

      宓圆圆则是在2013年9月赴韩整形,花费15万元进行了鼻部整形及发际线下移手术。术后出现严重感染和疤痕增生,再赴韩修复时又遇黑医托,花费7.5万元接受提升术和激光融脂瘦面颊部。如今的她,太阳穴长期疼痛、嘴角麻木、颧骨高耸、眼角有明显疤痕、下颌边缘凹凸不平。

      陈怡丽在曾经聘请的韩语翻译高珍游说下,2010年花费15万元在韩国进行了鼻综合与隆下颏手术,主刀医生切去了她部分唇部组织。术后的陈怡丽鼻歪嘴斜,面部肌肉僵硬。4年来,她花费40多万元多次赴韩进行修复。赴韩整容的“噩梦”,令她无心生意,男友跟她分手,只能靠家人的钱进行维权。

      她们不断在国内宣传自己在韩国的惨痛经历,赴韩整容失败的群体才得以被公众所了解,使更多受害者得以集合起来维权。当时她们的行为也导致韩国的整容医院生意大受影响。而韩方整容医院也因为将她们列入了“黑名单”。

      但是语言的不通,文化的差异,市场的乱象,投诉无门,鉴定机构缺失……跨国的尴尬让她们无所适从,如今只能按照她们自己的方式进行中国式的维权。

      她们的群体很快从三人增加到上百人。在国内,她们尝试通过微博微信还有专门的整容网站宣传她们在韩国的遭遇。一家关于赴韩整容的网站中,集合了众多失败者的遭遇,有些受害者却遭遇无故的删帖。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