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剑:“去行政化”的关键在还权于民

      三中全会《决定》指出,加快事业单位分类改革,加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力度,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建立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推进有条件的事业单位转为企业或社会组织。(摘自决定全文)

      近几年来,我们一直在喊“去行政化”,但是在实际生活中,行政化加强的迹象却越来越明显,随着新兴事物的不断涌现,我们往往想的是如何有效引导和规范新兴事物更好的服务于民、服务于社会,但是在具体操作中却往往嬗变成了设立专门机构加强行政管理,把管理当成了最大的服务。于是我们看到所谓的“精兵简政”一方面核减单位、压缩编制,一方面却又成立机构、充实人员的矛盾局面,对于被淘汰单位或部门,我们一般采用“老人老办法”的方式自然淘汰,但这些人还没淘汰完,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新兴单位和部门已经顺势而建,于是我们的精简就出现了未缩小反膨胀的现实“怪相”。

      也正是这种传统的“重管理”思维,造成行政机构管理权限过大,严重限制了社会和市场的活力,同时也给腐败创造了无限的空间,更在社会面营造了千军万马考公门的“公务员”热、博士硕士考环卫工的畸形“官本位”观念。特别是在当下这种利益为先的“重管理”的意识下,各行业都把行政审批当成了自己“服务人民”的体现,忽视了现代社会管理“轻审批重监督”的理念,把对社会和市场实施有形管控当成了最有效的管理手段,使一些公共事业单位迷失了“服务”的本位,成了隐形的“衙门”。

      加之,在我们现在的干部管理制度下,为进一步激发各行业的干事奉献的热情,往往把个人优异与行政级别挂钩,除了行政机关这法定的领导序列外,还对应地给事业、企业、社会组织等都相应地套改了领导级别,这种混乱的“党管干部”形式,看似加强了党的领导,促进了社会发展和人的进步,却造成了这个社会严重的“官本位”思维。特别是在当下这种官位由“官授”而非“民授”的现实背景下,各行业各领域当了“官”的负责人,早就忽视了该对党和社会负责的心思,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到了对上层领导个人的负责上。

      从深层次思考,行政化这本该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管理手段,反而成为了经济社会发展的障碍和阻力。这才是为什么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去行政化”的根本所在。只有把过多的、不适宜经济社会发展的行政化去除,把“无限政府”从实际意义中变为“有限政府”,这才能把“官本位”思维最大限度减少,消除腐败和“灰色收入”生存的空间,激发社会和市场的活力,推动社会向更高层次发展。

      当下对“去行政化”已经开始动手,我们将逐步看到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被取消,一些很“强势”的事业单位会转变成企业或社会组织,这中间我们可以看到党和政府坚决推动改开的决心,但是在具体层面我们也要看到“去行政化”仅仅靠裁减、整合、转制等手段是远远不够的,根深蒂固的“官本位”思维的去除,“机关人”到“社会人”的变革,不只是从制度层面去除相关的行政级别,更在于让这些“去行政化”的当事单位和个人从心底感悟该对谁负责才行,只有他们从思想深处认识到“去行政化”的目的和原因,才能正确理解“去行政化”的意义和自己应该怎么在变革中做好自己,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所以,在做好相关核减、整合、转制相关事业单位和部门的前提下,干部管理部门在减少领导职数、行政层次的基础上,要清理整顿那些什么高配、什么挂职、什么享受等看似合规的手段,同时要建立健全“在位谋政、去官即民”的干部能上能下的管理体制,不然以当下这种有了待遇一生都有待遇的现实,“官本位”永不可能去除,而且在社会层面只会让群众生出官太多了的感慨,同时要改革工资制度,对公务员的工资提升从注重职级上,改到重视年限和贡献上,彻底改变公务员只有提职才能涨工资的现状,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减少公务员都想做官的心态。

      其实,除了从制度上进行改革外,“去行政化”最为关键的就是还权于民,只有把干部选拔和认定的权利交还给人民,才会使“去行政化”达到最根本的意义,才会让事业单位和部门回归到服务的本位。用常理去想,如果校长的命运由学校的教师决定;如果院长的命运由医院的医生决定;如果社会组织的负责人由组织成员决定,他们还会有“官僚”气吗?还会有各种“潜规则”特权吗?还会把权力当成自我牟利的工具吗?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对职工负责、对社会负责、对自己负责。如果去除了“行政化”,但是这些人依然由干部管理部门管理负责,那所谓的“去行政化”不过就是扯淡,成了“换汤不换药”的幌子,那些被去除了行政级别的所谓的“官员”们,依然会认为自己是领导干部,而不是服务员勤务员。当群众可以决定服务者的命运和前途时,又会有哪个服务者不把群众的意愿、群众的满意当成工作唯一的标准呢?干部管理部门总认为缺少对各领域的管理和掌控,就丧失了权威,其实,让群众自主选择,尊重群众意愿,这才能在群众中树立起真的“权威”。

      还要说一点,当下我们的干部管理说是为了“五湖四海”,往往却成了破坏规则的借口,任意提拔不符合规定的干部,已经成为了基层人事腐败的共性问题。非公务员成为行政部门的负责人,这种违反编制规定的“混编”事情屡屡发生,这看似是人事制度改革的创新和突破,其实却是以违反法定规则为代价的,君不见当下很多的人事腐败都挂着人事制度改革创新的“羊头”,而实行的是任人唯亲、卖官鬻爵的“狗肉”,公务员考试如此规范下,选拔的才是“吏”,这样选拔出来的“吏”就没有可用之才?反而以扩大选拔范围的借口,把不符合规定的人员直接弄成了比公务员还要高级的领导干部,中央第一批10支巡视组没有一个不指出所巡视地区或部门存在人事腐败问题,这种“混编”应该不在少数,该问题在“去行政化”改革的过程中需要引起重视。

编辑:陈方炜

    新闻排行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