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懂同龄退休之争的“弦外之音”

      12月2日,《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6》发布。报告建议:2017年完成养老金制度并轨,从2018年开始,女性退休年龄每3年延迟1岁,男性退休年龄每6年延迟1岁,至2045年男女退休年龄同步达到65岁。于是,男女同龄退休引发热议。一项网上调查发现,将近80%的受访者反对实行男女相同年龄退休。(12月6日参考消息网)

      朋友圈里在探讨活多久才“回本”,媒体在普及着国际社会延迟退休的“惯例”——无论你高兴还是不高兴,延迟退休方案只剩“最后一只靴子”落地了。劳动力供给总量减少,老龄化高峰飞速到来,养老金收支缺口不断扩大,平均寿命抬高导致既有退休政策下人力资源浪费……矛盾与危机,都指向退休年龄的调整。

      2013年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自此,“小步慢走,逐渐到位”的延迟退休顶层设计,进入公众视野。今年的十八届五中全会,进一步提出要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11月20日,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则表示,正在抓紧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方案”,将适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铺垫已经够多,共识渐次成型,剩下的,是操作层面的博弈与程序正义的考量。

      回到男女同龄退休这个话题上来,“80%的受访者反对实行男女相同年龄退休”,这也不是不能理解。一是传统的退休政策本就“男女有别”,二是中国社会市场化程度有限,公共服务又总有力有不逮的地方,男女在所有层面绝对平等,几乎不太可能。不过,男女同龄退休也不算异想天开:一则,当年男女有别的制度安排,最早借鉴的是“苏联模式”,重点考虑的是女性承担多子女抚养的现实情况,但世易时移,别说丁克家庭不算鲜见,就是“二胎政策”也会曲高和寡,这个时候继续延续差别退休,似乎未必合乎情理。二则,盘点各国退休的年龄标准来看,美日英法不说,韩国新加坡也是“男女平等”,尝试65岁同龄退休好像也不算天方夜谭。

      这样看来,简直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那么,民意真正的纠结,果真只是在于女性法定工作年龄被多延迟了几年吗?答案也许未必如此。即便延迟退休势不可挡,为何延、如何延、何时延,这些核心追问,亟待官方版解答。换句话说,如果不能大大方方、坦坦白白地充分博弈,如果延退政策总是在欲说还羞的试探性放风中“挑逗”民意,迟早会陷入动辄得咎的境地。道理不复杂:退休政策事关千家万户,延退本身是“万般不得已”,而公众的政治参与热情与能力与数十年前迥然有别——这个时候,越是敏感的制度设计,越是要经得起舆论的推敲与质疑。

      在某种意义上说,延退政策就像交通拥堵费一样,属于不得已而为之的“次坏选择”。既然增加了公共负担,既然削减了公众福利,那就得理解并悯恤民众的怨言,还得在这种抱怨与焦虑中,心平气和、谦抑稳妥地寻求公共利益的最大公约数——这是善治的需要,亦是公权的本分。听懂男女同龄退休之争的“弦外之音”,延退政策才有可能真正顺民意、得民心。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