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不等真凶落网,正义也得重彰

      现年31岁的女子钱仁风,在监狱中度过了13年青春。12月21日下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纠正该院于13年前对巧家县幼儿园投毒案作出的有罪判决,撤销了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对钱仁风作出的无期徒刑裁定,改判钱仁风无罪。钱仁风被当庭释放,重获自由。(12月22日《京华时报》)

      青春散了,母亲走了。13年韶华弹指间星移斗转,“巧家幼儿园投毒案”尽管真凶未现,被钉在“凶手”座位上的钱仁风终获自由。正义虽然迟到了,但对于一个13年间为清白而不屈申诉的公民来说,迟到的正义也许越显弥足可贵。堂皇的律条,有时可能不如这翻案的冤情更让人如释重负,尽管这是一幕人生悲剧,但,“在每一起司法个案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价值旨归,终究有了具体而微的深沉表达。

      冤狱13年,这是人性的磨难。钱仁风说,喊冤入狱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她不仅坚持申诉,同时还获得了减刑,因为她在监狱中学会了调节自己的心情,以平常心面对任何变故。话虽轻松,却并不简单。但凡有过“算了算了”的一闪念,13年后的新天,估计就是另一番模样。可民众难免会想:抛开那些“逆境成才”类反人性的理论不说,一个普通公民,若在冤狱中磨没了耐心与秉性,喊冤的分贝低了一些,破釜沉舟的决心小了一些,甚至逆来顺受接受了宿命论洗脑,十数年过去,没有“亡者归来”、不见“真凶落网”,那些已然蒙尘的卷宗,谁又会翻出来用放大镜甄别呢?如此一思忖,恍若心一惊。

      更让人心惊的,是程序正义上的疏漏、甚至涉嫌构陷:比如,云南省高院再审判决中称,本案的现有证据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原判认定钱仁风犯投放危险物质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具体来说,毒物鉴定存在明显疏漏,投放毒鼠强非唯一结论,公安相关笔录存在违规,重要物证不具备排他性,钱仁风侦查阶段有罪供述存疑,公安代签有罪供述笔录……当这些问题纠葛在一起,生死大案的和棺定论是如何裁决出?又比如,钱仁风出狱后坦承,“我不认罪,他们就让我跪在地上,跪了七八个小时。他们还脱下黑皮鞋打我的脸,皮鞋的跟有点高。我坚持不承认,警方又将我的双手反铐。当时的心情就是感觉很黑暗很绝望,没希望……”事不遥,人未远。这究竟是诬陷还是真相,难道真靠“公道自在人心”?

      不过,就像舆论场一致点赞的,若说钱仁风的坚韧是风,检察院的给力则是火。这漫天遍野的燎原之势,是司法制度闪现的正义之光。喊冤也好,申诉也罢,若没有2013年7月的转机、若没有云南省检察院复查近两年并提出再审建议,纵使六月飞雪,怕也难以逆转事态的走向。作为公诉机关的地方检察院,敢于推翻(起码是怀疑)冤假错案的来龙去脉,在2013年左右的法治语境下,在“法官终身责任”等约束冤假错案的制度设计尚未出台的背景下,着实不止令人心生暖意。

      罪与罚,善与恶,终究逃不过历史的眼。英国法学家丁尼生有句广为传颂的名言,“与其责骂罪恶,不如伸张正义。”沉冤得雪、真相大白,司法的良善与谦抑,才能以看得见的方式,捍卫着民众对之的热望与信仰。不等真凶落网,正义也得重彰——愿钱仁风之幸与不幸,成为推进司法变革的厚重力量。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