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元鹏:谁是“择校黄牛”背后的缰绳?

      海淀重点小学30万,西城重点小学19万,东城重点小学16万……今年幼升小即将开始,一个隐蔽的群体蠢蠢欲动,他们就是“择校黄牛”,号称交钱就能上名校,要价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记者暗访发现,“择校黄牛”承诺提供的服务也是五花八门,包括跨区择校、本区内跨片择校、异地户口办齐五证、学生信息采集撤更……不一而足。(4月14日《北京青年报》)

      对于这种“择校黄牛”,当地教育部门的说法是,教育部门没有搞这样的事情,请家长谨防上当。而有关部门也表示将会重点打击。其实,这种“择校黄牛”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要说他们不是教育部门安排的,我们倒是有充足的理由相信的。哪个教育部门也不会傻到公然让这些黄牛去叫卖上学的指标。

      但是,对于教育部门来说,要想完全推卸掉责任的话,也是不现实的,即使教育部门没有参与,也并不代表教育部门没有责任。“择校黄牛”也仅仅是一头被别人牵着的牛,他们原本没有这样的本事,他们不是教育局的人,他们也不是学校的教师,他们更不是学校的校长,他们没有这样的权力。但是,他们没有这样的权力并不能说明他们是骗子,没有让别人上一所好学习的本事。

      事实上,择校的事情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如果能不花钱可以上个好学校的话,谁会傻到花钱让孩子上学呢?除非是钱多烧的。而这些“择校黄牛”还真的有这样的能力,要不然的话,能有他们的市场吗?我想,在这些黄牛的鼻子上还是有一道道缰绳的,这些缰绳攥在谁的手里呢?

      如果需要查处的话,我们希望的是,我们不能仅仅去查这些牛,还要顺着牛鼻子拽出后面的缰绳。

      这个缰绳首先就是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合理。前几天有媒体报道说,北京校园周边的学区房价格大涨,10平方米的房子卖到了100万,家长买了不是为了居住,而是要让孩子能符合就近入学的政策。这说明我们的教育资源是不公平的,有好学校有孬学校,有省重点有市重点。就连教学设备、教师资源也是天壤之别,在这种情况下,不公平的教育资源就是黄牛身上的缰绳。

      而最为关键的还是,这些黄牛手里的上学指标是哪儿来的呢?这必然涉及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内外勾结。这些黄牛都是一个社会人,他们手中不拥有资源,也不拥有权力,说白了他们是依附于别人手里的权力进行利益获取的。正如车管所的黄牛需要找内部人办理车检是一样的道理。内鬼才是这个缰绳,这些黄牛就是别人的雇佣军,是那些能够搞到上学指标的人,是那些攥着上学指标的人,动了大家的奶酪。这损害的是社会的公平正义。

      看到一头头“择校黄牛”,我们就说他们很龌龊,岂不知,他们也就是一头别人牵在手里的牛,长长的缰绳背后会是谁呢?拽出来看看就是喽!

来源:今视网
编辑:陈方炜
新闻排行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