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治收红包不能止于曝光

      11月23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市纪委监察局获悉,成都市日前下发了《关于开展领导干部收受红包礼金问题专项整治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即日起至12月底,成都市将集中整治领导干部收受红包礼金问题。12月5日前,所有领导干部都将公开承诺“拒收不送红包礼金”。(11月24日成都商报)

        元旦、春节临近,很有必要对节日请客送礼等不正之风,提提耳朵。党员干部利用节日收受红包,并非“礼尚往来”这么简单,它是“不正之风”,是滋生腐败的“温床”。而这种“感情投资”,是放长线掉大鱼,到了关键的时候就会发挥作用,因此,收受红包是变相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许多落马官员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就说明“收受红包”是一个集腋成裘,积沙成塔的过程。

        为了实现对腐败的“零容忍”,去年春节期间,中央曾先后出台15个与公务员工作生活相关的文件通知,涵盖了从“舌尖”到“车轮”、从月饼贺卡到烟花爆竹的多个方面。表现出了中央“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的决心。

        应该说,成都《关于开展领导干部收受红包礼金问题专项整治实施方案》,通过加强教育引导、全面自查自纠、公开书面承诺、加强监督检查、查处典型案件、注重源头治理等方式,提前预防,专项整治,狠刹领导干部接受和赠送红包礼金歪风,切实规范领导干部从政行为,不仅很有必要,而且也是对腐败“零容忍”的表现。

        但笔者认为,只曝光收红包还不能对腐败行为形成足够的震慑作用。不仅如此,所谓的公开承诺“拒收不送红包礼金”,也有点类似“廉洁操”的味道。

        不是说他们对惩治收受红包措施不力,而是认为“曝光”与“收受礼金”入罪相比,有避重就轻,高举起轻落下的意思。据9月28日京华时报,刑法修正案(九)拟定新罪名“收受礼金罪”,以解决向官员进行情感投资的定罪问题。

        虽然“拟定”,但它对我们所释放出的信号是,不能简单地认为干部“收受红包”是“礼尚往来”,“收礼”既预示着“受贿”,是一种腐败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个人受贿数额不满5千元,情节较重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较轻的,由其所在单位或者上级主管机关酌情给予行政处分。”

        “收受红包”罪与非罪,不仅是反腐新形势的需要,是与时俱进的表现,更是从严治党,从严治吏的表现,它彰显了我党对腐败的“零容忍”,是苍蝇老虎一起打的深入与继续,是建设廉洁政府形象的细化,是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易腐机制的需要。

        笔者认为,“收受红包”罪与非罪孰轻孰重对比明显,只曝光,接下来没有具体的处罚措施,显然对收受红包还不足以构成震慑,建议除了对收受红包曝光外,还应该用“重典”,才能形成不敢腐的高压阵势。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