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青:为妻买包公款报销的反腐警示

      国家旅游局原驻伦敦等地办事处主任杨强,利用职务便利,将妻子、儿子回国探亲的机票以及妻子购买的女士包等费用用公款报销,后在退休后被查获归案。近日,杨强因涉嫌贪污9万元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审。(《潮州日报》2015年3月1日)

      给妻买包,公款报销,谁想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本该安度晚年的时候东窗事发,面临刑狱之灾,这回可真的要“报销”自己幸福的晚年,可谓恶有恶报,为妻买包动公款,但是数额仅仅是区区贪污9万元,该腐败案案值虽小,但是警醒意义却不可小觑。

      首先,反腐需破除“小贪清廉论”。该反贪新闻报道出来后,不少网友的留言却让人五味杂陈。有的网友说:“中国好主任,只贪9万多”,“9万已经很清廉了”等等。这样的认识着实很后怕,大贪是贪,小贪同样是贪,性质一样恶劣,仅仅是数额大小而已。所以习近平不断强调,思想的口子一旦打开,那就可能一泻千里。干部不论大小,都要努力做到慎独、慎初、慎微,“不以恶小而为之”。

      其次,反腐需特定关系人提高警惕。在现实的廉政建设实践中,一些官员自己并无腐败之心,倒是其特定关系人时时觊觎着官员的公权力,一些官员腐败真正把他拉下马的不是自己主观上的腐败贪念,而是自己的特定关系人教唆使然,这不能不令人惋惜。

      不少的贪官都曾经后悔地对妻子和亲友说,“我的手铐有你的一半。”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古语说:“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心安。”亲属位高权重,作为亲友团更应如履薄冰,处处爱护官员,时时监督官员,让“枕边风”和亲情风多吹“清”风,督促其清清白白为官。这是为官员好,也是为亲友团自己好,是保护官员,也是保护亲友团自己。

      第三,反腐需要报销制度“繁琐起来”。给妻买包,公款报销,让杨强面临牢狱之灾,但是,杨强给妻买包为什么能够轻而易举地报销了之?如果报销制度很严格,能够“繁琐”起来,这样的腐败案件也许就不会发生。

      公务报销乱象,和制度设计的同质性弊端有很大的关系。只有大方向和大概的规定,没有体现规定的差异性,规定就好像是个万能筐,什么项目都可以往里装,而不分青红皂白。遏制公务报销乱象,根本的出路还在于制度,在于制度的科学性、智慧性和可操作性,再多的高喊“严禁”和“不准”,如果没有翔实、可操作的科学规定,难免不流于形式和一阵风。

      谁能够说一些人踏破铁鞋也要当公务员,不是奔着令人啼笑皆非的“随意报销”的潜规则而来呢?一系列有关公务报销的奇闻,让公众又增加了对公务报销的刮目相看,进而瞠目结舌。

      反腐败固然需要机制建设,固然需要法律约束和组织教育,固然需要关紧“前门”,但反腐败也确实需要从特定关系人抓起,还要关紧腐败的“后门”,从特定关系人的反腐败意识教育抓起。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