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制度层面约束新建“官衙”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要求5年内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不得以任何理由安排财政资金用于包括培训中心在内的各类具有住宿、会议、餐饮等接待功能的设施或场所的维修改造;要对占有、使用的办公用房进行全面清理,超标准配置的应予以清理并腾退。

      楼堂馆所的“限建令”,从中央到地方早已三令五申。从1988年6月国务院第一次下发算起,这已是国家层面上发布的第11个关于党政机关楼堂馆所建设的管理文件了,也是新一届中央政府第三次强调“不得以任何形式和理由新建楼堂馆所”。虽然这些通知禁令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从各地网友频繁“晒”出的图片和曝光的资金数额来看,不论地处富裕还是贫困地区,也不管是市级还是县级党政机关,一些部门投入巨资兴建“豪华衙门”的现象仍是屡禁不止,一些地方甚至把政府大楼建成当地著名的“标志性建筑”。

      党政机关的楼堂馆所直接影响领导干部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堂皇富丽代表奢侈浪费、贪图享受,简陋陈旧代表勤俭节约、艰苦朴素。正因为有的领导干部存在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才助长了某些党政机关对堂皇富丽“官衙”的不懈追求。有的违反审批程序,越权审批,擅自提高建设标准、扩大建设规模;有的以建设“学院”、“中心”等技术业务用房的名义新建楼堂馆所;有的不注重建筑的使用功能和经济实用性,盲目攀比,贪大求洋,搞豪华装修;有的不惜举债,甚至挪用扶贫款、救灾款等专项资金修建办公楼等楼堂馆所。究其原因,因为这些领导干部已习惯过“舒服”日子,不习惯也不愿意过紧日子,建豪华办公楼、坐豪车、吃豪宴、住豪宅,有限资金宁可用在个人享受上,而不是用在改善民生上。

      停止新建楼堂馆所,既是中央解决“四风”问题的一项重大举措,也是要求党政机关带头过紧日子的一种具体表现。尽管《通知》对各种有可能出现的“违建”情况都予以明令禁止,同时提出要“切实加强领导,严格落实责任制,确保各项要求落到实处”,但仅凭领导干部的“自觉”很难保证落到实处,必须从制度层面上进行有效约束。豪华楼堂馆所之所以屡禁不止,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约束不够,甚至在某些地方根本就没有约束。对症下药,一要强化审批纪律,主管部门要进一步完善审批程序,财政部门要严格公共财政预算管理;二要加强社会监督,楼堂馆所建设和维修改造项目实施情况理应作为政务公开的重要内容;三要加大问责力度,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严肃追究直接责任人和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

      习近平总书记日前在考察“武汉市民之家”时指出:“为老百姓服务的场所、便民利民的场所搞得好一点,我看着心里舒服。如果是‘官衙’搞得堂皇富丽,我看着不舒服。”显而易见,建设楼堂馆所绝不能纯粹满足领导干部“舒服”,关键是要广大老百姓感到“舒服”,这是一条简单朴素的评判标准。对让老百姓“舒服”的服务场所建设必须鼓励和支持,对让领导干部“舒服”的堂皇富丽“官衙”必须从制度层面进行约束,绝不允许领导干部的“舒服”建立在老百姓的“不舒服”之上。唯有沿着正确方向、痛下整治决心、加大惩治力度,才能杜绝豪华楼堂馆所的屡禁不止,才能防范少数领导干部的置若罔闻,才能保证更多的资金用到老百姓身上,才能真正拉近党群干群关系。

编辑:李柳瑶

    新闻排行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