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上海等地回购民营医院被疑以医改图利

      今年3月,江西抚州市卫生局正式回购浙江省杭州市回音必集团经营的抚州第二医院。前不久,江西崇仁县、上海市等地也出现政府回购民营医院的现象。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出台前后,一些地方政府陆续回购已转制医院的举动,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和热议。 
     
      民营医院“慷慨甩卖”

      3月1日,抚州第二医院结束近7年的“民营”身份,重新转制为“国有”,纳入公立医院管理序列,职工也变回公立身份。职工身份甄别、工龄核定、已离院人员通知到位……尽管过去了一个多月,作为抚州第二医院回购工作的主要负责人,江西抚州市卫生局局长辛建华仍非常忙碌。

      辛建华接受采访时说,抚州第二医院由负债严重的原抚州市红十字医院和原抚州市附属医院转制合并重组而成,2003年以招商引资的名义作价4500万元,被浙江省杭州市回音必集团收购实现民营。但由于经营不善,大量医务人才流失,医院难以为继。经抚州市和回音必集团双方协商,抚州市政府出资2800万元回购抚州第二医院。

      政府回购民营医院行为不仅发生在抚州。2003年4月,以招商引资为名,江西崇仁县政府对县中医院实行股份合作经营,一家公司投资600万元,占县中医院88.587%的股份。县中医院院长吴梅兴介绍,2008年8月,崇仁县回购县中医院股份,医院重回公立医院行列。

      而根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份,上海首家“国有民营”模式的浦南医院正式结束5年的委托管理,重新纳入浦东新区公立二级医院管理序列。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在江苏宿迁等地实行把医院推向市场改革的影响下,全国掀起对公立医院实行租赁、拍卖、股份合作、委托管理的风潮。即使在当前,现成的医院还是比较宝贵的稀缺资源。民营企业“慷慨”地卖出自己的医院,让不少人惊讶。

      政府回购被疑医改图利

      经营困难是民营医院愿意被政府回购的主要原因。杭州回音必集团驻抚州代表张义成说,由于病源不足,职工工作积极性不高,患者对医院的信任不够,医院管理经验不足等原因,抚州第二医院难以为继。最困难的时候,杭州回音必集团每个月要从总部调拨20万元给抚州第二医院人员发工资。

      江西崇仁县中医院外科主任周发汉说,政府回购前,崇仁县中医院则完全是因为民间资本投资方过度追求利益,出现大量非法经营,导致医院信誉彻底丧失,经营难以为继。

      不过,发生在新医改方案实施前的这些“回购”,还是颇令人感觉蹊跷。一方面有不少人质疑政府回购行为是在为民营医院埋单,当“冤大头”,花钱赚取噱头;更多的民间声音则直接指向有关方面是因为医改的有关国家将对公立公益医院实施投入的政策导向,买回来地方政府将有利可图。

      对此,抚州市卫生局局长辛建华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提出,将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化。政府回购民营医院也是完善民生服务平台,合理配置公共医疗资源的举措。

      另外,辛建华认为回购民营医院也要算经济账。抚州市政府对回音必集团的抚州第二医院进行整体非承债式回购,花费的2800万元中有900多万元是原来职工恢复事业单位身份后退回的身份买断费,政府实际花费只有1800多万元。而建同样规模的医院,政府初步投资就需要5000万元。因此,建医院不如买医院。江西崇仁县则是用415万元买回民营企业花费600万持有的崇仁县中医院88.587%的股份。

      不少病人对政府回购民营医院还是持积极态度。熊金英是江西崇仁县河上镇山背村人,已经在崇仁县中医院住院两个星期了。她告诉记者:“政府回购县中医院后看病更放心,至少在收费上比以前规范,看得明白。”

      专家称政府长远代价大

      不管当初民营机构购买公立医院的成本到底是多少(很多购买行为从来都没有任何公示,资金更是一笔笔糊涂账),还是说政府在“回购”中是不是当了“冤大头”,确定的是,政府“回购”的麻烦刚刚开始。抚州第二医院回购后,政府每年要提供400多万元的财政差额拨款。而崇仁县每年也要提供20%的差额拨款维持县中医院正常运转。

      南昌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袁兆康说,长远来看,政府付出的代价更大。以抚州第二医院为例,虽然外壳一样,但医护人员、医疗设备以及医院在群众中的品牌价值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的医院已经元气大伤,业务骨干流失、医疗设备老化,要恢复到以前的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袁兆康提出,必须防止政府花了钱买了原来旧机制下的公立医院,必须让公立医院成为看病就医需求的廉价公共医疗资源。

      在谈到医改时,卫生部有关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医改的难点是公立医院改革。因为公立医院是体现公益性、解决基本医疗、缓解人民群众看病就医困难的主体,矛盾问题比较集中;要体现公益性,就要扭转过于强调医院创收的倾向,让其成为群众医治大病、重病和难病的基本医疗服务平台。

      江西师范大学财政金融学院特聘教授李建德认为,政府回购的医院应坚持公益性,不能把创收作为主要目的,要改革现有机制,施行“优劳优得”的内部管理,实现节约成本、提高服务质量的目标。据新华调查

编辑:徐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