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昆高铁将串起江西县域经济带 沿线中小城镇连点成线

      今年,我省首条高铁——沪昆客专杭长段将通车(南昌至长沙段计划9月份开通)。摊开沪昆客专线路图,玉山、弋阳、进贤、高安等一个个县市被高铁串联成线,原本距离就不远的城镇因交通快捷变得近在眼前,给县域经济带来了发展机遇。搭乘时速高达350公里的高铁,江西东部成为上海的“近郊区”、海西的“后花园”,西部成为融入长株潭城市群的“前沿阵地”,大量的人流、物流、信息流,汇集成更多的资金流,高铁带动经济的效应将凸显。

      商机

      多地在高铁周边做相应规划

      以往在一条铁路建设时,受运力制约,站点建设只能重点考虑大站,小站被放在次要位置,而高铁建设则改变了这种做法。

      据了解,关于高铁车站的建站地点,一般是由各地政府部门自行选址,然后向铁路总公司报批,离城区远的地方建高铁站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在几乎每一个高铁车站的周边两公里范围内,当地政府都做了相应的规划。近日,记者走访沪昆客专南昌西、新余北、宜春等站时,看到在通往高铁站的公路两旁都在大兴土木,毫无疑问,高铁站沿线将诞生一座座新城。

      沪昆客专江西公司工管部人士说,放眼国内,如今高铁站大多建在非传统意义上的中心城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传统中心城区已经发展为密集的商业区或居住区,资源紧张,旧站扩建或新站建设的难度很大。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城市发展的需要,借助高铁通车带动城市多区域更均衡的发展。

       “铁路能够将城市连点成线,带动各城市的人员流、资源流和信息流,所以不少地方政府在项目建设之初就看到了其中的商机。”22日,南昌铁路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种改变所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促使更多的生产要素向高速铁路沿线集中,因此地方政府对新设的高铁站选址甚至站名都极其重视。“抚州东站原先叫东乡北站,但抚州想做强做大,经过当地政府多方争取最终改名。”该负责人透露。

      进展

      新余争当南昌远郊长沙近邻

      如何把握商机发挥高铁效应?对此,新余市早已未雨绸缪。

      “沪昆客专南昌至长沙段9月份即将通车,标志着新余与南昌、长沙等城市一起融入了1小时经济圈,为此新余专门在高铁站周边配套建设了一个高铁新区,使新余真正成为南昌的远郊、长沙的近邻。”新余市高铁新区建设指挥部土地发展部部长黄绍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于2010年开始规划的高铁新区位于渝水区,是新余市辖县级行政区,定位为新余的新门户,建设区占地21平方公里,将打造成为集交通枢纽、商务商业、旅游度假、理想居住等功能元素为一体的城市新核心。

      沪昆客专的开通,也使宜春的区位优势更加明显。“宜春是长珠闽的共同腹地,高铁开通后,可与已经通航的明月山机场、京九、浙赣铁路和沪昆、大广、昌铜高速以及赣江水道一起,组成高品质的‘水陆空’综合交通网。”宜春市发改委交通科科长彭群红告诉记者,为此,当地对高铁片区、湖田片区和城南旅游片区进行了详细规划和周密部署。如:为使航空高铁带动城南片区和明月山旅游业的发展,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打造了明月山和中心城的快捷通道——明月大道,使温汤至中心城只需要十多分钟车程。

      “进入高铁时代,直接受益的是旅游产业。”彭群红说,届时坐高铁来旅游的游客将大幅增长,对酒店和餐饮服务的要求势必越来越大,但目前宜春中心城区仅有五星级酒店1家,四星级酒店3家,品牌连锁酒店很少,有特色的餐饮服务企业也不多,整体档次偏低。高标准、高规格地引进一批星级酒店和特色餐饮企业来宜春,是今后一段时期的工作重点。

      效应

      沪昆高铁助推县域经济发展

      新余、宜春等地谋势而动,萍乡也不甘落后。尽管距长沙仅一个小时车程,但萍乡多年来却始终无法叩响“长株潭”的大门。因为高铁,这扇大门缓缓敞开。

      据萍乡市发改委有关人士介绍,自去年初萍乡首次提出“赣湘开发合作试验区”概念后,萍乡市已经与长沙、株洲市进行过多次接触,三方都有意齐心推动,毕竟乘坐高铁从萍乡到长沙只需22分钟,最终快速通达突破了行政区划。

      在江西东面,玉山南站的设立,因其所处的地理位置四通八达,让这个小县站在了高铁时代的潮头,占地2000亩的玉山电商产业园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据玉山县电商产业园招商办工作人员介绍,不到一年的时间,从无到有,玉山县已吸引超过15家电商企业入驻,淘宝网、阿里巴巴等电商大鳄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上饶县以打造国家级“旅游名县”为目标,把旅游作为第一位产业来抓,力争开发新型旅游业态产品在高铁时代快速提档升级。实际上,上饶市作为全国地级市中唯一的高铁“十字”交汇城市(沪昆、合福),已开始启动编制高铁经济试验区建设规划,探索我省高铁经济的发展新模式。

      县域经济是城市经济的摇篮,沪昆客专江西段从浙赣省界线路向西至赣湘省界正线全长545.5公里,途经玉山、弋阳、进贤、高安等多个县市,横贯了江西经济轴线,沿着被打通的时速高达350公里的“任督二脉”,这些县市不仅连点成线,与外界的经济往来也将更频繁、更快捷。

      记者观察

      发展高铁经济需因地制宜

      沪昆客专是江西史上最快高铁,在高铁沿线县域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该注意什么?不妨借鉴一下京沪高铁。

      2011年开通的京沪高铁全长1318公里,纵贯北京、天津、上海三大直辖市和冀鲁皖苏四省,为途经停站的地方政府,尤其是经济欠发达的安徽、苏北等地区,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各地政府纷纷出台建设规划,以期利用高铁招商引资、盘活区域经济,目前在京沪高铁沿线已有20余个高铁新城。然而,山东、河北、安徽等临近省份在资源、环境、发展模式等方面有比较大的共性,倘若面对相同的机遇而不采取错位竞争的方式,资源与人力极易产生过度消耗。

      “平均不到60公里就一个站点,以时速300公里计算,12分钟就要停靠一个站点。如果都发展工业园区、物流园区,会有多少外来的人流、物流、信息流?紧抓高铁机遇的态度是积极,但要警惕出现过度投资、盲目开发。”江西交通行业一位不愿具名的高级经济师认为,区域经济优化的一般规律是产业和技术从发达向落后地区转移扩散,但要做到有梯次地承接大城市的产业转移,仅靠各中小城镇地方政府的规划是远远不够的,很容易产生无序竞争和短视行为,只有更高一级的政府部门结合各自特点从全局出发,才能避免重复投资、盲目建设和资源浪费。

新闻排行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