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溪雷溪乡地陷调查

    www.jxgdw.com2013-08-29 08:56 来源:江西日报-江南都市报

      78岁高龄的杨金聂每天夜里就在自家院子里摆上一张竹床,与蚊子为伴,在持续高温下煎熬着一个个漫长夜晚。老伴不时叫他到装有空调的房间,他却不敢进屋睡觉。“我怕睡到半夜房子突然塌下来。”他指着身后那栋墙体上布着一道道虬曲裂纹的两层小楼说,“都是石膏矿闹的。现在,这个村子地下已经被采空了,我们的房子随时可能倒塌。”

      杨金聂是贵溪市雷溪乡楼梯村的农民,这个共有58户人家的小山村,几乎家家户户都面临着与杨家类似的境况——房子的裂缝越来越多,宅基地日渐下沉。条件稍好的村民已经搬走,但绝大多数人并没有钱搬家,也不知道应该搬到哪里去。

      村庄到处插着地陷警示牌

      8月24日,记者从贵溪市区驱车十几公里来到雷溪乡,乡政府大门口右侧有一条水泥路直通楼梯村。再向前步行不到50米,记者就找到了村口杨金聂老人的家。这栋建于2000年的两层小楼,如今房屋墙体布满裂缝。

      记者在杨金聂老人的引领下,对整个楼梯村参观了一番。一路上,记者发现村里所有房屋的墙上、壁上、拱顶上,几乎八成开裂,窄的裂缝如针尖,宽的有两三寸。

      这个一度有近300人的村庄,如今只剩下不足100人留守,“老的老,小的小”。杨金聂说,驱使村民离乡的最大理由是:该村地下被采矿者挖成了“悬空村”,已不适合居住。

      楼梯村到处是裂缝,除了墙上,还有路上。记者一路发现村里村外的小路裂缝随处可见,缝大的有几寸宽,能伸进去一只小臂还触不到底。如今,在村里村外到处都能看到“地面塌陷,注意安全”的警示牌,据说这是当地政府竖的牌子。“都是石膏矿闹的。”杨金聂激动地说,“自从石膏矿挖进村,一切都变了。”

      矿井开在乡政府大院内

      楼梯村是一个典型的矿山村。从乡政府通往村子的路边,可以看到数个大小不一的石膏矿。据了解,楼梯村四周密布着五个矿井,其中1号、3号、4号三个矿井已被矿主自行关闭,2号、5号矿井至今还在开采。它们分别隶属于贵溪石膏矿和三水石膏矿。

      这些石膏矿有长达15年的开采史。罗塘村委会副书记杨勤家在楼梯村小组,他告诉记者,早在1998年发现地下储藏石膏矿后,乡政府便招商引资,一彭姓萍乡商人前来开采,“当时贵溪石膏矿最早的1号矿井准备选址在村里,在遭到村民阻止后,不得不把矿井放在了乡政府大院内。”开采高峰时每个矿井有工人一两百人,每天开采石膏矿500多吨。

      记者在村民的引领下来到村西头的贵溪石膏矿,发现1号和2号矿井就设在雷溪乡政府大院内,与楼梯村不足50米远。1号矿井已报废多年,与2号矿井仅隔五六米。看守老人透露,自今年5月这里发生第一次地陷后,贵溪石膏矿的两个矿井已被责令停产。

      在村子的东头,记者发现5号矿井也被勒令停产锁洞。村民告诉记者,这个矿洞从村民屋子地下穿过,一直通往村庄前方三四百米的集镇上。像这样直接在村民房屋下面采矿的矿洞,在上述矿井中基本都存在类似的情况。

      今年54岁的楼梯村村小组长杨金富说,“矿里采矿放炮,我家的房子被震得左右摇摆,吃饭时桌子上的碗筷也被震得掉到地上。”

      地陷导致房屋农田遭殃

      从2010年家中房子出现第一道裂缝开始,杨金聂便“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几乎每天晚上“炮”声过后,他都要支起耳朵听听房屋的动静,开灯检查房子。

      像杨金聂这样精神高度紧张的人并不少见。“炮声大的那段时间,有的人还会在半夜跑出去,有的人整宿都不敢合眼。”杨勤说。“有几次,我梦到房子塌了,把我活埋了。”杨金聂说,他甚至盼着房子早点塌,那样他一家人就不用再夜夜担心了。让杨金聂等村民倍感惊恐的房子塌陷事件最终还是发生了。不过,这次塌陷的房子不是楼梯村民的,而是邻村的前山村村民黄享华的家。

      听说记者前来采访,住在女儿家里的黄享华早早来到了熟悉而陌生的家:说熟悉,这栋两层的房子他们已经住了十几年了;说陌生,现在房子已经全部倾斜,墙体和地面出现了许多的裂缝,厨房地面上塌陷出直径三四米的大坑。

      灾难发生于7月中旬的一天凌晨。当时,黄享华一家还在睡觉,陡然间感到房子轰隆一震,然后就听到“吱吱”声和玻璃“哗哗”落地的声音。起床一看,他们发现房子的墙体已经严重破裂,房子由东往西倾斜,全家人赶紧逃出来。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们发现厨房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四米的大坑,整个灶台全部掉进了坑里……

      记者找来一根十几米长的竹竿插进地陷深处,好几个方向都捅不到底。黄享华远远站着,不敢靠近。“小心墙倒了。”

      前山村小组黄右仁组长说,这次地陷造成该村三户人家受损,其中黄享华的家尤为严重。乡政府接到村里的情况汇报后,立即组织人员赶到现场勘察。有关工作人员告诫黄享华,房子已经是危房,绝对不能再住,并在房子上张贴了警示牌,禁止任何人进入。

      那次地陷后,黄享华就没有“家”了。村里乡里都派人看过现场,但没有人告诉他以后该怎么办,他也没拿到地质灾害补偿款。如今,他不得不带着老伴轮流到四个女儿家里住,一有时间他就去乡政府找领导,“想不出别的办法,只能一趟趟找政府。”

      黄家塌陷之后,地陷还在楼梯村及周边不断蔓延扩大。记者从雷溪乡政府获得一份“有关该乡部分区域地面出现塌陷及裂缝的情况汇报”,该红头文件显示:从今年5月6日至今年8月,在不足4个月时间内,楼梯村及其附近村庄的房屋和农田相继发生四次大面积的地质灾害塌陷。其中最近的一次地陷发生在本月21日(本报曾在8月22日报道过),这次最大规模的地陷造成2892.5平方米稻田受损。目前所涉及地面塌陷以及裂缝的区域人口有6000余人。但值得庆幸的是,这四次地陷中并没有发生人员、牲畜伤亡。

      石膏矿开采引发地陷

      村民们说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杨勤告诉记者,近两年来,村里的人都不敢建新房,几户在外地打工赚到钱的村民都搬到市里去了。记者走访发现,楼梯村不少村民怀疑房子开裂、地陷和附近石膏矿在村子地下违规开采有关。

      据了解,“8·21”地质灾害发生后,贵溪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立即责令当地政府在塌陷区域设置了警示标志,禁止人畜进入塌陷区域。国土部门每天到地质灾害区域巡查监测,翔实做好安全监测记录。

      房子开裂及地陷是否跟石膏矿有关?石膏矿是否在村子地下开采?针对诸多疑问,贵溪市在8月23日邀请了省相关专家前来现场勘察,专家初步认定是因石膏矿开采引发地陷。据勘察现场的省地质环境监测总站高级工程师边晓庚介绍,“石膏矿开采,把底下采空了。这个地方岩石较软,采空之后,它失去了支撑,导致整体下陷。石膏矿开采的厚度不大,一般都是2到3米,所以它沉陷幅度不会太大。从井口、井下对照图来看,采空还没进入村庄底下,村民没必要恐慌。”

      但业内人士对村里频发地陷的原因却持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原因除了石膏矿在禁采区(村子底下)违规开采外,还跟石膏矿违规自行闭矿有关。据悉,前几年由于企业效益不好,在雷溪乡原有的五家石膏矿中,已有三个矿自行关闭矿井。

      根据我国《矿产资源法》及《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规定,矿井不得擅自闭矿,须提前一年向国土部门提出矿山闭矿报告及有关采掘工程、安全隐患、土地复垦利用、环境保护的资料,并按照国家规定报请审查批准。对此,贵溪市国土局地质环测科邹科长认为,上述三个石膏矿为了逃避闭矿带来的高额费用,他们在没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的程序下擅自实行闭矿,这给当地的地质灾害和环境恢复带来了一定的安全隐患。

      面对地陷威胁,村民们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政府关闭这些石膏矿,或整体搬迁村庄,还村民们一个安全的生存空间。贵溪市委有关人士透露,市里下一步将组织相关的勘探人员对楼梯村进行物探和钻探,以确定地陷的确切原因,到时将根据专家的意见拿出一套具体治理方案。目前,贵溪市已经勒令雷溪乡境内的所有石膏矿先行停产,是否全部关闭有待专家论证。

      文/图 记者袁晓华

编辑:陈丽琴

新闻排行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