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不言“退” 丹心似火铸楷模

    来源:江西日报 作者:赵 巧 尹晓军 李耀文 2015-12-23 07:47:00 编辑:陈丽琴

      一颗柔软的心

      “我的心软,看不得人家有困难,能帮一个是一个。”——宁宏昌

      在崇仁县敬老院里,85岁的宁春莲老人平静地生活着。但说起宁宏昌,老人就激动得流眼泪:“他和我同姓,却非亲非故,要不是他,我这一家早就没了。”

      那是在2002年,丈夫去世后,72岁的宁春莲和8岁的养女失去了生活来源,陷入极度贫困。因无户籍,四处求助无果,听闻宁宏昌是好人,她敲开了宁家的门。

      “她一进门就哭,听了她的倾诉,我觉得自己是个党员,不能听了不管,见死不救,我下决心,要帮助她们。”不过,就是现在回忆起来,宁宏昌也感觉到这个忙帮得并不轻松。

      此后,整整8个月,宁宏昌在县城和宁春莲边远山区的老家间几度颠簸奔波,跑了40多趟找相关部门,终于解决了宁春莲的户口,办上了低保,使其生活有了基本的保障。

      但这仅仅是开始。打那以后,宁春莲的租房用电,养女读书,逢年过节的年货,都是宁宏昌在帮助解决,这一帮就是14年。

      章兴和夫妇都是年过70岁的盲人,租住在县城一间破旧的公产房里,由于房屋地势外高内低,连三伏天都特别潮湿,全家深受风湿之苦。

      2011年,宁宏昌偶然得知这一家的困境之后,便习惯性地放心不下。他先是掏钱请人用水泥沙石将房子地面抬高,让这个家又“晴朗”起来。随后又成了常客,逢年过节,都要带东西去看望。这一帮也已5年。

      会唱道情的两夫妻将宁宏昌的义举编进了曲子里:我家住崇仁巴山镇,西路街上来安身,碰到政协主席宁宏昌,走到我家来帮忙,又送物资又赠钱,每年到个七八回哟,帮我房间铺好水泥地……

      从扶危济困到真情牵挂,如今,宁宏昌和这两家人已然成了亲人。每年过年,宁宏昌都有自己的“三部曲”:第一天上章兴和家,第二天去敬老院看望宁春莲和其他老人,而第三天才是陪家人过节。

      相对于这样的“一帮到底”,宁宏昌“举手而为”的善举更不胜枚举。爱读报的宁宏昌把报纸当成了他扶危济困的“情报站”。

      看到丰城一个因病致贫的家庭陷入困境,他汇去了1000元;看到临川区一对姐妹孤苦无依,他赶路送去1000元;看到新余一个在清华读博士的学生欲休学救病父,他几经周折寄出1000元;看到上饶师范学院女大学生患上淋巴癌医药费无着,他打去电话安慰,汇去1000元;为了帮助县里的贫困学生,他把今年补发的退休金5200元交给县妇联……

      而在大街上偶遇的求助者,哪怕就是有行骗的嫌疑,宁宏昌都来者不拒。他总觉得,无论如何,花点小钱,能解人之困,用自己的一分余热,去尽可能传递一份温暖,唤起善心,点燃希望,就是值得。

      这些年来,宁宏昌先后帮助了50多人,花去6万多元。

      乐善好施,使得宁宏昌的退休工资经常不够用,要儿女补贴。老伴陈秋英说:“反正看到别人困难,他就去帮,也不告诉家里人。”

      一股倔强的劲

      “我是老党员老干部,怎么可以违反规定呢?” ——宁宏昌

      在一个县里能官至正县级,可谓“一棵大树”,办事便利。然而,这样的“好处”,在宁家人看来,简直是难以企及。

      在现在这所房子里,宁宏昌一住就是30多年。除了他和老伴,还有年过60的大儿子夫妇,4位老人加起来快300岁了。

      这栋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两层小楼,房子里没有卫生间,楼层用的是预制板再抹上的泥沙石灰,楼顶盖的是青瓦。不但功能无法满足生活的需求,也存在一些安全隐患。声音大一点,墙上的石灰块就会震得往下掉,下雨还会漏水。

      长孙小宁提出来将房子翻新重建一下,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不成想在宁宏昌那碰了钉子。

      宁宏昌说,翻新建房可以,但现在都讲城市规划,要问问清楚,符不符合政策。然而,申请提交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得到批复。看着周边很多建起的房子,小宁觉得十分委屈,为什么周围其他的人,没有手续就能一下子建起来,便忍不住和爷爷理论起来。宁宏昌坚定地说:“先不说别人怎么做,我们是党员,没有批准就不准动。”

      小宁也想用其他法子,但更懂得爷爷的倔强脾气,他决定的事是菩萨的眼睛——动不了。最终,翻建房子的事不了了之。

      小他一岁的老伴陈秋英自小作为“童养媳”就和宁宏昌生活在一起,两人相濡以沫几十载。然而老伴一直都在县副食品厂工作直到企业破产。破产前,有领导主动问宁宏昌,要不要为爱人换个单位,被他拒绝了。

      “我知道他的性格,不会指望他帮我。”陈秋英说。

      2001年,一个孙子从警察学校毕业,在公安局做临时工,家里人很想宁宏昌出面找找县领导,疏通疏通,但话没说完,就被他堵了回去:“要进去自己努力去考,我不好以自家的事找领导。”

      二儿媳万菊娥说:“父亲很早就对我们说,你们不要以为我会替你们去说话,你们有本事,组织的眼睛是雪亮的。

      去年,在儿女们的要求下,宁宏昌办了80岁寿宴。但他要求做到“八不”:一不攀比;二不发请帖;三不宴请;四不点歌;五不要求在外地工作的亲戚回来;六不浪费社会资源;七不麻烦别人;八不增加他人人情消费负担。

      对自己的身后事,也立下了规矩:考虑人情文化,送礼限在21元以内,不送花圈和鞭炮,不绕道行,沿途不放鞭炮,遗体告别仪式程序从简,不请酒,不向组织上提任何要求。

      以德立家,清廉治家,宁宏昌以自己的“倔强”,打造了一个勤劳、俭朴、和睦、上进的家风。

      孙媳妇黎亚奇把爷爷当成了一本书。“我们更会用心走进爷爷,读懂、读透爷爷这本书,从而把自己的人生书写得越发美丽和精彩。”

      陈秋英深有感触地说:“以前我确实感到委屈甚至抱怨过他,但现在我非常感激他,因为是他教会了孩子行得正,才能站得直,通过自己辛勤耕耘,收获的果实才最香甜。”

      在宁家小楼透着寒风的厅堂里,采访进行了3个多小时。面庞清癯的宁宏昌谈得“热气腾腾”。而县里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早先对采访要求,宁宏昌是一概拒绝的,“他认为不值得宣传,直到我们劝导说,你的行为能让社会风尚更好,带动更多的人奉献社会,他才改变了态度”。

      谈话之间,宁宏昌给我们热情倒水,不时进出房间拿资料,而放在他面前的保温杯却一直没动。

      “宁老,喝口热水,暖和暖和。”

      “不冷,不冷。”

      “他心中真像是有一团火。”短暂的面对面接触,我们的感触不约而同。是的,这位耄耋老人,就如一团火焰,生命不息,闪耀不止。

      江西日报记者 赵 巧 尹晓军 李耀文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新闻排行